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254章 重活
    ps;下一更在两个小时之后,以后会分开更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这个牛头寨里全是恶人,恶贯满盈,至今没被清剿,是因为他们实力强大,如疯子般没人敢招惹,你今天要杀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行吗?”李寒燕咬着唇,盯着山寨。

    寨子大门前不远有两个寨楼,高有十米,寨楼上各蹲了一个老头,一个倚着栏杆打旽,一个蹲着抽烟袋,吞云吐雾,神情悠哉,远远盯着李寒燕与楚离看。

    李寒燕一个身穿青衣,一个穿白袍,很显眼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只要用好那一刀,就能行,用不好,……两人厮杀,不是你死就是我死,我不会出手,只凭你一个人,或者杀了他,或者被他杀!”

    李寒燕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踏入武林本就是把脑袋拴在腰带上,随时面临死亡,早晚得死,晚死不如早死,早早投胎!”

    李寒燕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:“寒燕,我没跟你开玩笑,我不会帮你!”

    “喂,你们是什么人,这里是牛头寨,不是玩耍的地方!”吞云吐雾的老者扬声喝道。

    楚离看向李寒燕:“你觉得他是个好人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李寒燕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老头是一片好心,让自己赶紧走,远离危险。

    楚离笑笑。

    老头的声音一落,一个青年从寨门翻了出来,身形轻灵,提着一把长剑疾奔到了两人近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身形修长挺拔,相貌俊秀的青年。

    身穿一袭宝蓝长衫,面色略有些苍白,似乎少晒太阳,若非他目光阴沉不定,足以惹动多数女人芳心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清楚了吧?这就是人心!”

    李寒燕紧咬薄薄的红唇,扫一眼寨楼上的老头。

    俊秀青年灼热目光在李寒燕身上扫来扫去。她身形削瘦,但********极为诱人,他看得心痒难耐,抢进寨里就是自己的玩物。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玩坏了也不要紧!

    楚离退后一步,示意不参与,惹来俊秀青年的鄙视。

    李寒燕缓缓拔出长刀,哼道:“报上名来!”

    “嘿。小爷常松!”俊秀青年咧嘴一笑,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:“姑娘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李寒燕冷冷道:“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好啊,来杀我吧,杀我吧!”俊秀青年笑容奇异:“想杀多少次都行!”

    李寒燕薄怒瞪他。

    她在茶铺里遇见不少武林豪客,听得懂这些。

    她紧抿红唇,踏前一步,雪亮刀光斩下。

    俊秀青年退一步,轻巧避开,嘿嘿笑道:“好厉害的刀法。再来!”

    李寒燕再挥刀,秀足猛的一蹬,身刀合一,顿时刀光暴涨,瞬间斩过俊秀青年。

    “啊!”俊秀青年惨叫一声,捂着左肩后退。

    左肩血如泉涌,他猛瞪双眼,蕴着恶毒,一下变得凶厉狰狞,仿佛一头噬人的恶狼。

    “我、要、宰、了、你!”一个字一个字从他嘴里蹦出来。每个字仿佛都透出寒气。

    李寒燕轻哼一声,手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他身上散发的煞气宛如实质,李寒燕觉得冷,手脚使不上劲。不由自主的想避开他目光。

    “嗤!”一声轻啸,俊秀青年一剑刺至。

    李寒燕瞪大眼睛,低头看着心口的剑。

    俊秀青年伸出舌头,舔去嘴角的血,带着噬血的笑容:“原本只想玩玩你,可你不知好歹。只好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他说着便要拔剑。

    李寒燕咬着牙,猛一挥刀。

    “嗤!”长刀如电,抹过俊秀青年脖颈。

    人头飞起,鲜血喷涌如泉。

    李寒燕捂着心口的剑,浑身发冷,所有的力气好像都从心口流失,双腿一软,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楚离平静的来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李寒燕抬头看他:“杜大哥,我是不是……是不是要死了?”

    楚离蹲下来,平静的道:“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?”

    李寒燕摇摇头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一旦对阵,你死或者他死,你没记住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见爷爷了吗?”李寒燕眼前阵阵发黑,声音虚弱,却露出一丝解脱的笑容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还早着呢。”

    李寒燕听到这话后,黑暗吞噬了她,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楚离从怀里掏出祈元丹,喂她服下,拔剑、点穴止血。

    然后不顾意男女之别,撕开衣裳,在心口位置细细抹上药膏,来自雪月轩的药膏。

    他托着李寒燕飘飘而去,后面是尖厉的喝骂,眨眼被他甩掉。

    李寒燕悠悠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榻上,扭头四顾,楚离正坐在榻边,手执一卷书静静翻看。

    屋内明亮,宁静安祥,外面的鸟鸣清脆悦耳。

    她挣扎一下,想起身,却浑身无力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楚离放下书: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杜大哥,我没死?”李寒燕道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死了一回,又活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自己明明死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没死透。”楚离道:“服了丹药,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灵丹?”李寒燕问。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:“你不必知道这个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李寒燕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个世界与原本不同了,说不出来究竟,却感觉到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一切变得更鲜活,更明亮,甚至更动人。

    她更想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原本爷爷死后,她一直有死志,孤零零一个人活着实在没意思,不如下去陪爷爷,免得他老人家一个人孤单。

    若非有杜大哥陪伴、照顾,她早就自杀,只是不想辜负他一片好意,所以强忍着。

    她这次醒来,死志一下消失,更想活着。

    楚离微笑:“从今天开始,要努力练功,别让人杀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李寒燕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你现在不能动,就练太阴诀吧。”

    他有大圆镜智,能清晰看到她的想法,知道死志坚定,劝说没用,便有了这办法。

    此法更用利于她日后修炼,真正明白怎么练刀。

    李寒燕运转太阴诀,丝丝清冷气息在身体流转,伤势好像轻一分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她可以练刀。

    清晨时分,两人站在树林中一座木屋前,她穿一件黑色劲装,英姿飒爽,楚离一身蓝衫,脱去了白袍。

    这是楚离前两天才搭的木屋,简陋之极,仅能遮风挡雨。

    “出刀!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李寒燕刀光一闪,斩中楚离肩膀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楚离摇头,长刀到了肩膀一寸时便被挡住:“起刀慢一分,再来!”

    李寒燕又一刀,斩中他脖子,仍被挡在皮肤一寸外。

    “快了!”

    李寒燕又一刀,斩中他腰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,再来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再来!”

    楚离大圆镜智一催,对她内力流动、肌肉扯动、骨骼扭动、甚至周身每一寸都看得清清楚楚,直接指出差错,不停的纠正,要让她把神刀一式练成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有大圆镜智,他便是最好的师父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