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248章 诱杀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神刀门好大的威风!……不巧得很,这把宝不是你们兄弟落下的,是我从一个落魄汉子那里买来的,只花了一百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两?”两人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咱们兄弟花二百两买你的,怎么样?”高个青年忙道:“一转手便赚一百两,这买卖划算吧?”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:“我也是喜欢刀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赚一百两,你可以再去买一把刀嘛。”高个青年劝道。

    楚离似笑非笑:“你们不说是你们落下的吗?怎么又想买刀?”

    他看得出高个青年的想法,看似和气,却更狡诈多疑,觉得不太对劲儿,便想先把宝刀弄到手,宝刀到手后,还不是任捏圆扁?

    “你是消遣咱们兄弟呐!”矮个青年断喝一声,踏前一步便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高个青年皱眉,仔细看两眼楚离,笑道:“还没请教兄台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杜风。”

    “杜兄,咱们打个商量如何,这把宝刀让给咱们,五百两银子!”高个子青年笑道:“这笔钱足够表示咱们的诚意吧,我们只要这把刀!”

    他越发觉得眼前的家伙不对劲儿,镇定的过了头,绝不像没练过武的。

    没练武功的,即使胆气再壮,气势再足,总会有底气不足的迹象,而眼前的家伙却看着心有所恃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仔细想想,这家伙确实有些奇怪,来到这里,竟不知是哪里,还没骑马,往越山城的方向走,要知道反方向去横山城,可有一百多里。

    他一个不会武功的,不骑马。难道步行一百里?

    看他模样,虽有些憔悴,着实不像走了一百里的模样!

    总之这家伙让人摸不准,还是不惹为妙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矮个子青年喝道。

    高个青年摆摆手。笑眯眯的看着楚离:“要不,一千两?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:“我不会卖刀,告辞!”

    他说罢转身便走,暗自感慨,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。这个家伙倒有几分眼色。

    不过可惜,他不可能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心思龌龊,那卖茶的少女很快会成为受害者,身为神刀门弟子,当真是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矮个子青年大喝一声,不理会师兄的阻止,飞身跨过楚离头顶,落到他跟前,冷冷瞪着他,目光精芒迸射。凶气凛冽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道:“怎么,你要动强?”

    “哼,来软的果然不行,还是得抢!”矮个子青年咧咧嘴,哼道:“师兄,你胆子越来越小了!”

    高个青年无奈的摇头,跺跺脚。

    对这种不知底细的家伙,还是要小心一点,万一真惹上个厉害的,那真是后悔莫及。这个傻师弟!

    楚离平静的看着他:“你们要怎样?”

    “交出宝刀,饶你不死!”矮个子青年哼道。

    “果真能饶我不死?”楚离摇头:“我不信,你们还能逍遥到现在,不就是因为杀人灭口吗?”

    “小子。知道得还不少哇。”矮个子青年看向师兄,哼道:“你这是自己找死,今天爷爷心情好,原本想饶你一命的,可惜你自己作死!”

    楚离叹道:“是啊,自己作死!”

    “交不交?”矮个子青年断喝道:“不交就别怪我杀人!”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。飘身跃上旁边一棵树,踏着树梢便跑。

    “追啊,师兄!”矮个子青年看师兄发呆,忙吆喝一声,大步流星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高个子青年皱眉盯着楚离的身形,脚下不停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都不能让这个白袍的逃了,说不定会惹来国公府的护卫。

    楚离施展轻功疾驰,朝着神刀门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追着追着,露出笑容,没因为追不近而焦急,暗笑这家伙真是昏了头,应该是认不清路了。

    只要追到神刀门附近,一个讯号,很多同门会赶过来围杀他,那就万无一失,他轻功再好也没用!

    他们不敢追得太紧,免得他改变方向。

    他们等着看楚离的笑话,等一会儿讯号传出,他被围住,那情形一定很有趣!

    楚离白袍飘飘而行,速度不快,不时扭头看一眼两个青年,脸色似乎在努力维持镇定,让两个青年越发笃定轻松,脸上都挂着笑容。

    待距离神刀门两里左右,楚离忽然停住,飘身落地,缓缓拔出刀:“别逼我动手!”

    两人停在他十米外。

    高个青年忽然甩手,一个讯号飞到空中。

    天空炸开一个乌黑的长刀状,凝而不散,像是一朵乌云形成长刀状。

    矮个青年不满的瞪一眼他。

    何必现在就招呼人,他们吃不成独食儿了!

    高个青年却脸色凝重,谨慎的盯着楚离,浑身紧绷。

    楚离打量一下四周,觉得这里杀人,距离足够远了,应该不会拖累那对祖孙,被神刀门泄愤。

    “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?”高个青年沉声道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我是杜风。”

    “何门何派?”

    “无门无派!”

    “遮遮掩掩,鼠辈而已!”矮个青年喝道:“我来会会你!”

    他说罢拔刀冲向楚离,刀如匹练般劈他面门。

    楚离斜身避过,目光却落向高个青年。

    高个青年暗骂一声,果然不简单,自己没办法施展暗器偷袭。

    楚离一边躲避着矮个青年的长刀,却故意用双眼盯着高个青年,一心二用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高个青年更不敢随意拔刀,想拖时间。

    楚离也想拖时间。

    杀一两个人怎能痛快,要杀就多杀一些,让神刀门怕,不敢再纵容弟子为祸一方。

    他心中的郁闷让他杀性越发浓重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你只会躲!”矮个青年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刀光暴涨中,长刀陡的加快,瞬间斩中楚离。

    矮个青年刚露出笑容,却觉刀上空空荡荡,浑不着力,斩空了!

    楚离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这神刀门的刀法倒有点意思,值得一观。

    矮个青年的功力浅,发挥不出这刀法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叶师兄,秦师弟!”远处奔过来四个蓝衫青年,手提长刀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楚离看火候到了,手上长刀一动,一抹寒电掠过矮个青年脖颈。

    一颗人头高高飞起,血如喷泉直上三尺。

    “砰!”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尸首却兀自站着,血仍喷涌。

    “秦师弟!”五人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楚离淡淡瞥一眼五人,轻轻一抖长刀,血珠离刀,刀身恢复雪亮森森。

    他慢慢的把长刀归鞘,从容而平静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