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230章 毁容
    楚离离开国公府后,容貌改变,化为一个将近三十岁的沧桑青年,看上去稳重成熟,豪迈大气,英姿勃发,一看就知道是闯荡武林的豪客。

    他腰间挎的不是尘光剑,换成一把长刀。

    十天之后的正午,他顶着阳光抵达了雪月轩所在的山脚下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陡峭巍然的高峰,郁郁葱葱,宛如一把绿剑插在地上,山峰如剑尖直指天空,峰顶被云雾遮住。

    上山小径只有一条,艰难险阻,唯武林高手才能攀登。

    楚离散去内力,武功在先天境界,扮成一个风尘仆仆的江湖豪客,对于这样的年纪,达到这般修为已经是武林俊杰,不至于让人小看。

    武林之中,年纪轻轻达到天外天境界的,拨动十个手指能数得过来,一查便知,太引人注目,对他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他骑马来到山脚下,看到一座小亭隐在树林旁。

    小亭里坐着两个老汉在下棋。

    他们相貌相肖,一个削瘦,一个胖墩墩的,好像是兄弟二人。

    二人似乎没听到马蹄声,专心致志的下棋。

    楚离下马,来到小亭里,抱拳沉声道:“二位前辈,这里可是雪月轩?”

    两老者懒洋洋抬头,上下打量他几眼。

    胖老者笑起来,牙齿没剩下几个,嘿嘿笑道:“小伙子要去雪月轩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“报上家门,你要上雪月轩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在下杜风,舍妹杜秋拜入雪月轩,我前来探望。”

    “杜秋?”旁边瘦老者道:“才进派没多久那个小丫头吧?”

    “舍妹先前在家自行修炼,是记名弟子,前不久被其师收为入室弟子。带入雪月轩。”

    “唔,是她呀,我问问。”胖老者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提起笔写了几个字,卷起来放进一根竹筒里,然后嘬唇长啸一声,啸声清越高亢。直入云霄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天空传来一声长唳。

    楚离抬头一看,一只金鹰俯冲下来。

    它从一个小黑点,一眨眼就到了眼前,化为一只一人高的巨鹰,翅膀伸展开,约有四五米长。

    金鹰的杀伤力极强,两只爪子可开碑裂石,一啄可洞开人头骨。寻常后天高手不是它对手。

    它卷着一阵狂风俯冲而下,扇动着又宽又长的翅膀停在小亭前一棵松树上,松树弯了弯,几乎折腰。

    胖老者轻飘飘跃上树梢,把竹筒绑上鹰爪。

    金鹰扇动又长又宽的翅膀,卷起狂风,然后腾空飞到空中,眨眼间化为一个小黑点消失在天空。

    楚离啧啧赞叹。

    养一只金鹰倒是不错。他有几分羡慕,也起了养鹰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你跟杜秋姑娘是亲生兄妹?”

    “是堂兄妹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怪不得。”

    他们看楚离的相貌,故有此问。

    一会儿功夫,金鹰在天空长唳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啦,你可以上山啦。”两老者摆摆手。

    楚离抱拳出了小亭,只身沿着小径往山上而去。

    小径越来越陡,到了后来。几乎是直上直下,需要手脚并用,修为弱一些的武林中人也扛不住。

    他宛如一只灵猿轻捷的往上,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爬到半山腰,眼前豁然开朗。一片开阔的山谷映到眼帘。

    从山谷口往里看去,谷内绿草茵茵,谷中央是一个圆湖,宛如一面巨大的镜子放在地上,倒映着蓝天白云。

    明净的湖上架着一片水榭亭台,木桥蜿蜒,曲径通幽。

    山谷周围,陡峭的石壁上建有连绵的楼阁,飞檐凌空,雕梁画栋,令人悠然神往,宛如神仙之所。

    楚离赞叹,好一个雪月轩,果然是武林名胜。

    山谷口前有一座小亭,一个青衣男子正在练剑,看到他过来,收剑迎上来,抱抱拳:“可是杜少侠?”

    楚离笑着抱拳:“杜风前来拜会。”

    “杜少侠请随我来。”青衣男子看看楚离腰间长刀,抱拳微笑,出了小亭,在前面引路。

    楚离打量一眼青衣男子,先天高手,精气神完足,精明干练。

    “杜师妹住在水榭上,咱们过去。”青衣男子道:“在下沈白。”

    “沈兄弟,多谢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两人进入山谷,踩着厚软的茵茵草地,山谷温暖如春,鲜花盛开,整个山谷无处不有鲜花。

    楚离没急着启动大圆镜智,免得有高手坐镇被发觉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踏上湖上的木桥小径,楚离感觉敏锐,发现这湖上更温暖,湖水竟是温的。

    沈白带着楚离进了一座水榭。

    这座水榭白纱幔帐围住四周,一阵风吹来,幔帐飘动,如梦如幻。

    沈白敲敲门,轻声道:“杜师妹,有客人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沈师兄,是谁?”里面传来苏茹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离沉声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苏茹一听就知道是楚离,讶然:“进来!”

    沈白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一股草药味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,看到了白纱遮面的苏茹。

    苏茹看到楚离,讶然神色一闪即过,淡淡道:“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小妹,我正好办事经过这里,顺便上来看看,怎么回事,受伤了?”

    苏茹哼一声,进了卧室坐榻上。

    沈白抱抱拳笑道:“两位先聊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沈师兄。”苏茹道。

    沈白笑着摇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看他离开,只剩下两人,楚离打量一眼屋内。

    布置简单,淡雅宜人。

    “你脸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缩骨术。”楚离皱眉看她:“脸上的伤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茹摸摸脸颊,叹口气:“受伤了呗!”

    “谁干的?”楚离哼道。

    苏茹懒洋洋的道:“青莽山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进派,怎么就跟人动手?”楚离坐到绣墩上:“杜夏呢?”

    杜风,杜夏,杜秋,这是在二女临走前,推翻了原先的化名,重新用的化名,楚离是杜风,为大哥,杜夏为二姐,杜秋为小妹。

    出了国公府,他们见面都以此称呼,这样编造的身份,别人怎么也不会想到,足以掩饰身份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二姐她闭关了。”苏茹道:“师父闭关疗伤,也让二姐跟着一起闭关。”

    “参悟天外天?”楚离道:“令师是男是女?”

    “哼,当然是女的!”

    “脸上怕是会留疤,毁了容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!”苏茹恨恨一拍床榻,咬牙哼道:“冯少华!”

    楚离讶然:“是冯少华干的?”

    苏茹恨恨道:“这个该死的人渣,我一定要杀了他!……如果不是莫师姐舍身救我,我就被他杀了!”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