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217章 破绽
    朝阳山是一座巍然高耸的山脉,绵延上百里。

    楚离站在山脚下,抬头看着巍巍山脉,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的大圆镜智失效,朝阳山被一层无形的力量笼罩其中,隔绝了大圆镜智的观照,就好像太华谷一般无二,都是笼罩在阵法之下。

    朝阳山竟然有阵法,他从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怪不得人们踏入山中一无所获,笼罩一座山脉的大阵,绝非一般人能破,甚至陷入阵中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楚离破不开眼前这座大阵,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他来之前去了一趟秋叶寺,布置了阵法,竭尽全力也只能把秋叶寺方圆两里笼罩其中,整个星竹峰却无法护住。

    还好秋叶寺远离喧嚣,星竹峰离城极远,寺中弟子是自给自足,在寺后种着地,平时他们种菜种田,不需要去外面买东西,避开尘世浮华,一心精研佛法。

    他只要每年回去一次,把日常所需,无法自给自足的带回去,补上最后一道弱点,秋叶寺弟子不需出山门,有人想对付秋叶寺也寻不到弱点。

    除非再找个阵法大师,才能破去自己布下的阵法,阵法一有变,他自会有感应,马上赶回来。

    为了秋叶寺的安全,无后顾之忧,楚离殚精竭虑,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站在朝阳山脚下,楚离不仅仅因为阵法而皱眉。

    朝阳山对面的山峰竟然有一个门派,在半山腰有一片建筑群,三座大殿,其余为一片连绵的楼阁,大殿上写着朝阳宗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通过楚离的观照,朝阳宗内竟有两位天外天高手。

    若是雪月轩、青莽山般一流门派,甚至太华谷般,有两个天外天高手他不会太吃惊,可这朝阳宗在武林中寂寂无名,几乎没人知道。竟一下出了两个天外天高手,这便有些不一般,透着莫名的味道。

    有这两个天外天高手在,他不能全心全意的破解阵法。一旦沉浸于阵法中,他需要凝神于一,对外界的反应迟钝,不复平时的敏锐与强大。

    他站在山脚下凝思,试着思索破解阵法之道。却茫然无头绪,远超出自己所学。

    阵法之道奥妙深远,他纵使智慧远胜世人,学识也远超这个世界诸人,仍觉得自己卑小,要艰苦求索,比武功修炼更加的深奥。

    阵法乃涉及天地自然之道,就像他转世而来的现代的宇宙学,哲学,是穷尽一生也无法窥到尽头之学。

    他仅看过六本阵法书。见识尚浅,他根本不知道眼前这座大阵是什么阵法,看都没看过。

    他有大圆镜智,破解阵法有巨大优势,但对于没见过的阵法却无可奈何,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天空好像他的思绪,乌云渐渐聚拢,很快狂风起,大雪如絮般飘落,被狂风卷得纷纷扬扬。

    这里的天气与崇明城不同。那边还在秋末,这边已是冬天。

    大雪簌簌而下,片刻功夫染白了世界。

    他飘飘进入朝阳宗,无声无息进了一座柴房。坐到榻上观照整个朝阳宗。

    朝阳宗大殿内牛烛熊熊,宛如白昼。

    大殿内坐着两个老者,一边喝着茶一边闲聊。

    一个老者圆墩墩胖乎乎,满面和气,脸色红润,宛如一个富家翁。另一老者干瘦冷肃,脸如铁石,毫无表情。

    胖老者看看大殿外叹道:“师兄,又是过去一年,咱们又老了一岁,什么时候才能回神都!”

    干瘦老者阴沉着脸,只低头喝茶。

    “照这么下去,估计咱们哥俩这辈子是靠在这儿了!”圆胖老者摇头叹道:“真是不甘心呐!”

    “不甘心有什么用!”干瘦老者冷冷道:“皇命已下,无人能违!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觉得,这是有人故意散布谣言,耍咱们玩呢!”圆胖老者哼道:“狗屁百变魔君,根本没在这边,十年呐!咱们这一辈子有几个十年!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百变魔君,再有十年也回不去!”

    “那个李供奉也是无能,自己破不开阵法,让咱们死守着。”圆胖老者撇撇嘴,不屑的道:“还自称什么禁宫第一阵法大师呢!”

    “现在禁宫懂阵法的也就他一个,自然是第一。”干瘦老者道:“听说大雷音寺也有一个阵法大师,咱们要抢在他们前面找到百变魔君洞府!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是看透了。”圆胖老者哼道:“皇上让咱们守在这边,不是为了得到百变魔君的洞府,是当搅屎棍的,是不让大雷音寺得到!”

    “大雷音寺好像对这个百变魔君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看似不感兴趣,说不准怎么回事呢!”

    “快到月圆之夜了。”干瘦老者抬头看看殿外,叹口气:“这次我亲自进去看看!”

    圆胖老者呵呵笑起来,眉飞色舞:“谁能想到,这个阵法每到月圆之夜会有一处入口呢?”

    “瞎猫碰上死耗子,谁让咱们人多呢。”干瘦老者摇头道。

    朝阳宗有上百人,每天都绕着朝阳山巡逻,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时候,巡逻的弟子发现了异样,他们顺藤摸瓜,知道了朝阳山的一个秘密。

    这座庞大的阵法每在月圆之夜,会有现出一个入口,但只有数次呼吸的功夫,数次呼吸之后,入口消失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不能被发现的破绽,他们看到了,只能说是天意如此,种种巧合之下才发现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两人并没上报,想立下大功。

    一年的时间过去,他们派人进去,结果一无所获,不仅没所获,还搭进去二十几个弟子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弄得朝阳宗人心惶惶,再这么下去,人心溃散,门派也会散了。

    干瘦老者决定这一次他亲自进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们一起吧。”圆脸老者说道:“万一有什么事,咱们也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得有人压着。”干瘦老者摇头:“现在人心浮动,没人压着,这帮弟子就跑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不至于。”圆脸老者笑道:“咱们都亲自进去了,他们也能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有别人来呢?”干瘦老者哼一声。

    圆胖老者想了想,叹道:“师兄,还是算了,里面什么情形谁也不知,即使咱们,面对阵法也很弱小。”

    “生死由命!”干瘦老者道:“我也在这地方呆腻了,如果我出不来,你就马上报给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看咱们还是直接报给上面吧!”圆胖老者皱眉道:“不能把你也搭上!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这十年就白忙了!”干瘦老者哼道:“一无所获!”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