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211章 相助
    雪凌伺候完楚离吃饭,看专注的研究阵法,知道自己怎么说话他都听不进去,于是离开天灵院,驾着小船飘飘来到了东花园。

    李越远远的站在岸边迎接。

    看到她出现,高兴的用力挥手。

    雪凌淡淡的挥一下手,便不再动作,直到小船来到岸边。

    李越上前呵呵笑道:“雪凌姑娘,楚兄弟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雪凌行事向来雷厉风行,非常准时,她比昨天来得晚,能让雪凌耽搁时间的,也只能是楚离。

    雪凌轻飘飘落到岸边:“嗯,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他这个总管做得也太累,一天到晚的忙。”李越叹息:“还没在东花园的时候清静呢,真不如当个九品侍卫,轻松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也是没办法,他不喜欢忙,但事情出了,只能去处理。”雪凌莲步轻移,往里走去,嘴上淡淡问道:“碧柳姐姐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李越摇头道:“她今天也晚啦。”

    雪凌莲步一顿,黛眉轻蹙,扭头看向湖面远处。

    碧柳往常从不迟到,今天怎么会晚,难道出什么事了?

    邀月楼在国公府庇护下,没人敢乱来,但事世难料,总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,公子曾收拾过两批,说不定还会有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她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李越忙道:“可能有什么事耽搁了,碧柳姑娘也要受邀月楼的管,身不由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雪凌飘身上了小船。

    李越无可奈何的看她,小船从岸边荡开,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,一会儿功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叹口气,摇摇头,这雪凌姑娘性子又冷又傲,也就楚离能压得住。

    楚离跟他过来一说,要让雪凌与邀月楼的碧柳姑娘在东花园练舞。他当晚兴奋得睡不着觉,碧柳姑娘可是邀月楼最顶尖的一层啊,能天天看到她,自己的艳福来啦。

    虽说碧柳姑娘这般女子很难对男人动情。她们心房紧闭,很少有男人能钻进去,但日久生情,一天到晚见着自己,趁机献殷勤。说不定就成了。

    若能娶碧柳姑娘为妻,那真是夫复何求,三生有幸。

    可惜自己想得美好,现实却没那么美妙,因为有雪凌在。

    雪凌在自己跟前与在楚离跟前完全不是一个人,冷若冰霜,拒人于千里之外,丝毫不因自己是她公子的好友而稍假辞色,让他恨得牙根痒痒的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到楚离跟前告状。说你的侍女太冷傲。

    雪凌礼数周全,让人挑不出毛病,总不能让她对自己笑吧,那样楚离也不会愿意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她们冷淡,毕竟是两个大美人,自从有了她们来,东花园变了许多,周围的空气更香,似乎带着她们身上的幽香气息,生活一下变得美好。周围世界亮堂了许多,每天早晨醒来,他都很高兴。

    雪凌在湖上看到了碧柳。

    碧柳站在船头,湖绿罗衫飘飘。袅娜的身段儿似乎如柳枝一般随风而动,雪凌即使身为女人,看到这样的碧柳也不禁赞叹。

    碧柳的丫环摇着桨,速度不快,比雪凌的船,如老牛与奔马。

    雪凌长舒一口气。小船射过去。

    待靠近了,轻飘飘跃到碧柳船上,揽着她不堪一握的细腰飘飘回来,催动小船疾射而去,眨眼功夫把丫环的小船落得没影。

    “姐姐出什么事了?”雪凌与碧柳并肩,雪白罗衫飘飘。

    她看到碧柳秀气的眸子浮肿,显然昨上睡前哭过,轻声道:“是受了什么委屈?”

    碧柳看着澄澈的湖面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出了什么事?”雪凌扭头看她。

    碧柳幽幽叹口气。

    雪凌道:“姐姐,咱们又不是外人,有什么不能说的!”

    碧柳苦涩的笑一下:“是家里的烦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老家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白云城。”

    “父母没接过来吗?”

    雪凌很惊讶,邀月楼的女人皆身家丰厚,都在城里买了宅子,平时住在自己家,轮到自己才会来邀月楼,照理说会把父母接过来享福。

    崇明城不仅繁华热闹,远胜其他地方,还极安全,最是宜居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嫌弃我这个女儿进了邀月楼。”碧柳精致玉脸露出苦涩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也难怪。”雪凌叹道:“要不,姐姐你还是赎了身吧。”

    “赎了身,我拿什么养活自己?”碧柳叹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求公子,让你进国公府!”

    “我一无所长,而且身家也不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公子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碧柳轻轻摇头:“我不想麻烦楚公子,……而且我也喜欢这样的生活,逍遥自在。”

    邀月楼并非青楼,卖艺不卖身,想买她们的身,那只能赎身,有国公府撑着,没人敢耍横,楼里的姑娘靠美貌与才艺吃饭。

    她们每天接触的男人非富即贵,见识与眼界不知不觉被提升,一天到晚置身于上流,邀月楼又繁华无比,怎能甘心嫁作人妇,平平庸庸的相夫教子?放在楚离前世,那就是年轻的天后巨星隐退。

    “你们呀……”雪凌摇头道:“跟公子说的一样!……那说说,到底什么烦心事,跟我唠叨唠叨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我那个弟弟!”碧柳扶额,担忧的叹气:“一天到晚不安份,这次被人打成重伤,怕是撑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武林哪一派的弟子?”

    碧柳摇头道:“他从小拜了一个师父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,受了重伤倒在路边,小弟给救了,然后拜为师父,两年前他师父去世,他就像没了缰绳的马,惹了不少麻烦!”

    “武林恩怨吧?”雪凌蹙眉摇头道:“闯什么武林啊!”

    她对武林高手最没好感:“他受伤很重?”

    “我爹来信说,是不成了,仅凭一口气吊着,撑不了几天,大夫已经放弃用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快回去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我爹不让我回去,回去也要被赶出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样吧,走!”雪凌把小船往左一转,偏离了东花园方向,速度再次加快。

    两女衣衫猎猎作响,小船如奔马驰于平原上,一会儿功夫到了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岛。

    雪凌让碧柳等在船上,她飘飘而去,一会儿功夫带了一个英武男子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蒋大哥,轻功极好,让他去救你弟弟。”雪凌飘上船。

    蒋槐也飘上小船,催动小船射出去,冲碧柳抱抱拳,微笑道:“在下蒋槐,碧柳姑娘家在何在?”

    碧柳无奈看一眼雪凌,报上家里的住址。

    蒋槐笑道:“我会快尽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碧柳裣衽一礼:“有劳蒋公子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觉得没什么用,等蒋槐赶到白云城,小弟怕是早就咽气,但有一线希望,总要试试的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