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209章 楼空
    楚离从大圆镜智里看到,两个劲装大汉扯着搀着他下了楼,然后直接点了死穴,用麻袋一套,让人绑上石头沉到河里,做得驾轻就熟,显然不是头一次了。

    这次他们杀的是朱子文,以前杀的未必是该死之人。

    楚离心中杀意涌了涌,却又压了下去,抱拳道:“齐三爷,我明天过来,但愿找得到,先告辞!”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就好,明天准能找到,只要他活着!”齐三爷笑道。

    楚离转身下了楼。

    从旁边桌子过来两个中年男子,盯着楚离下楼的身影,凑到齐三爷跟前:“三爷,咱们要不要……?”

    他手掌抹一下自己脖子。

    齐三爷目光闪烁,良久之后,摇摇头:“你先派人摸摸他的底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两中年男子答应一声,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楚离信步在大街上游逛,十几米之后便甩开后面的人,慢悠悠绕了一个圈,到了一间古董铺子。

    古董铺子里坐着一个中年男子,正执卷而读,两个小伙计在拭擦着店面与古董,小心翼翼,看到他进来,三人都点头笑笑。

    楚离来到中年男子跟前,把怀里的玉佩递过去:“我想卖了这个,掌柜的掌掌眼吧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身形削瘦,相貌清癯,不通武功。

    他放下书,目光一触到白玉腰牌,脸色微变,声音平和:“是个好物件,随我来,咱们仔细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挑帘进了后面,通到一间精致小院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抱拳行礼:“宁平波见过楚总管!”

    楚离抱拳:“宁兄,帮我找两个大人,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宁平波道:“不知是长得何等模样?”

    “拿笔墨来。”

    “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小院的书房,宁平波亲自研墨,楚离执笔一口气画了十二份头像,一共三个人。每人四份。

    宁平波打量着三人:“他们是……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这孩子是我要找的,是这两人从飞刀老郭那里买走了他!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发动人手!”宁平波沉声道:“总管在这里休息一晚吧。”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: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。”宁平波笑道:“我们巴不得有事忙,……要不要找两个丫头过来端茶送水?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我是秘密来此。不宜惊动旁人,多谢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宁平波拿着画像退出去。

    神都城里暗波汹涌,两大地头蛇都在发动人手寻找那两人。

    楚离无声无息去了一趟安王府,在暗处观察一番,安王依旧伤势不愈。反而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楚离越发对击伤安王的心法感兴趣,他在安王的脑海里看到了一个年轻女人,正是她击伤的安王。

    这女人生得貌美如花,明眸如转珠辉,风华绝代,不逊于萧诗。

    可惜他不知道这女人的身份,年纪看起来跟他差不多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女人,再想想梅傲霜,楚离不由感慨,这个世界卧虎藏龙。比自己厉害的多的是!

    凌晨时分,楚离正在榻上盘坐调息,外面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楚离下榻拉开门,宁平波站在月光下,抱抱拳,低声道:“总管,有消息了!”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。”楚离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宁平波随着楚离进了屋,两人坐到客厅说话。

    “那二人的身份查清了,是人贩子,那小家伙已经找到。”宁平波道:“对了。飘香楼的人也在找这两人。”

    “齐三爷嘛,谁先找到了?”

    “齐三爷的人先找到,不过半路被咱们截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孩子呢?”

    宁平波道:“已经送到安全地方。要送过来吗?”

    纵使楚总管武功强横,智慧高深,碰上五岁的孩子怕也没办法,宁平波考虑得很周到,先把他安置到一处人家,正给他做饭。缓和平复他的心情,免得哭闹折腾楚总管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早晨就带他走,那里安全吧?”

    “总管放心,绝无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过去吧,明天就走。”楚离微笑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宁平波起身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古董铺子,沿着一条小巷走了两里路,进了一户人家,楚离看到了一个五岁大的孩子,胖乎乎的,圆溜溜的大眼透着灵气。

    他正捧着碗吃得正香,嘴角沾了饭粒,旁边的中年女子笑着给他抹去。

    楚离一看就知道他就是朱全,柳絮之子。

    楚离长长舒一口气,满意的道:“宁兄,非常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能为总管效劳,宁某荣幸之至。”宁平波恭敬的笑道。

    楚离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清晨时分,窗外的鸟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清脆而密集。

    齐三爷在床上睁开眼,头疼欲裂,迷迷糊糊,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他起身在床上坐了半晌才醒过神,抚着头慢腾腾下床,看小妾仍在睡,红锦被下露着白嫩的身子,还睡得正香,便拍拍她白生生的大腿。

    小妾卷起被子翻个身,继续睡过去。

    他懒得再叫,起身出了卧室,两个丫环过来伺候洗脸。

    他洗漱过后来到院子里,练了一会功,浑身舒展开,昏沉沉的感觉也驱散,坐到院子石桌旁想昨晚的事。

    找到了那俩家伙,结果却被人截了胡,还有另一股势力也在找那两个家伙。

    这是巧合,还是因为那个出手阔绰的公子哥又找了人?

    依他出手阔绰劲儿,找人不难,肯定悬了重赏,在这边悬赏一万两,那边肯定也不少,甚至多找几家势力,一万两银子足够疯抢的。

    都是银子闹的,为了一万两都红了眼,如此不顾忌自己的身份,很可能是另外几家王府。

    他咧了咧嘴,冷笑两声。

    这家伙也查清楚了,不是哪个王府的,是外来的。

    嘿,胆子真够大!俗话说财不露白,他如此招摇,就不怕别人眼红,先天高手是厉害,但双拳难敌四手,多几个先天高手把他围住,未必杀不了!

    他怀里怕是还有数万两银票,无论如何,今天就灭了他,没根脚的家伙也敢学过江龙!

    “砰!砰!”外面的院门忽然被急促敲响。

    很快一个青衣劲装汉子扑进来,大声道:“三爷,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齐三爷皱眉看着他:“稳重点,直接说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飘香楼被劫了!”青衣汉子怒气冲冲的道:“楼里所有银子全部被劫,一块银子没剩!”

    “银票呢?”齐三爷腾的站起来,咬着牙缓缓问。

    他按在桌上的手露出青筋,如蚯蚓蜿蜒游走。

    “一张也没剩!”青衣汉子恨恨道:“咱们这个月的收入都还没上交,银票不少于十万两!”

    “十万两……”齐三爷身子晃了晃,咬牙切齿:“好狠的家伙!”

    “三爷,怎么办?”青衣汉子道:“怎么追查,三爷拿个章程!”

    “追查个屁!”齐三爷勃然大怒:“还嫌没丢够人!”

    他转身进屋,到了小妾的梳妆台,翻开一个首饰盒,里面空空如也,打开另一个,也是空的,所有的都打开,皆空荡荡,藏在里面的银票,包括昨天的一万两银票都没了!

    “啊!”齐三爷愤怒的大叫。

    他忽然明白过来,自己为何头疼,是昨晚中了迷药!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