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208章 银弹
    楚离打量着齐三爷:“齐三爷,据说这家酒楼是成王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,谁在胡说八道,这家酒楼是我的!”齐三爷摆摆手,不以为然的道:“现在的人呐,听风就是雨,有人造几句谣大伙就信,不带自己的脑子,成王殿下何等尊贵的身份,岂能干这种事?”

    楚离大圆镜智看到他所想,这家飘香楼确实是成王的,齐三爷是成王侍卫出身,现在放出来主持这家飘香楼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朱子文的夫人是宫女出身,齐三爷也敢买了,若无成王撑腰,一般人怕没有这般胆魄。”

    “柳絮是宫女出身?”齐三爷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楚离似笑非笑:“若柳絮回来,看到这般情形,写一封信给宫里,或者去府衙告状,不知会闹成什么样,齐三爷的胆子确实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齐三爷脸色又一变。

    他听得出楚离这话里的威胁,真要闹大了,固然动不了飘香楼,但上面难免怪罪,板子最终要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楚离看了看他,在桌旁坐下,不再多说话。

    齐三爷也冷着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朱子文不自在的缩缩脖子,酒楼里温暖如春,他却觉得冷森森的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两声闷响,两个青衣劲装汉子从窗户上钻进来,重重落到齐三爷跟前。

    齐三爷看他们两手空空,脸色阴沉得要滴下水:“人呢?!”

    两大汉低下头,颓然道:“三爷,那孩子已经死啦!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齐三爷咬着牙,蹦出几个字:“老郭头说的?”

    “是,老郭说那孩子没能熬过去,死啦,他已经找人埋了。”

    齐三爷脸色铁青,扭头看向楚离,又盯着桌上的银票。

    若能得到这些银子,一万两就能收进自己囊里。

    飘香楼经手的钱是多。但那都是王爷的钱,不属于自己,一年下来,自己能有一万两的油水已经烧高香。

    这一下。一年的油水一下就没了,简直不能忍!

    楚离抽出那张一千两面额的银票,轻轻一抖,化为碎片,又拿出另一张万两银票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齐三爷忙伸手喝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看来这些银子跟齐三爷没缘份。这样,我再放宽一下,把那老郭头提过来,我要亲自见他,再看这一万两的归属!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!”齐三爷怒吼。

    两劲装大汉忙不迭的冲出窗户,齐三爷小眼睛死死瞪着银票。

    楚离把银票慢慢收回怀里:“这个老郭是专门阉割的?”

    “他负责给宫里送太监。”齐三爷脸色恢复正常,微眯的眼睛闪动着光芒。

    若非眼前这家伙是先天高手,高自己一筹,早上前抢了银票,可惜可惜。即使把所有人叫上,也未必能留得下。

    况且,真打起来,即使自己能向王府借人手,飘香楼也要蒙受巨大损失,生意要冷清不少,少的都是自己的钱,做生意该硬的硬,该软的软,银子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楚离扭头看一眼朱子文。

    朱子文一脸蛮不在乎。这个野种终于死了!

    齐三爷轻咳一声,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进门这么久,还没请教公子尊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楚离淡淡道:“还是不说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齐三爷笑眯眯的道:“有何难言之处?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名字,恐怕就得杀了你。”楚离淡淡道。

    齐三爷呵呵笑两声:“公子怎跟老朱有交情。这种男人真是白糟蹋粮食!”

    “我跟柳絮相识。”楚离似笑非笑看着他。

    齐三爷勉强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被楚离吓住了。

    江湖越老胆子越小,楚离的先天修为,颐气使指的气度,都表明了他的身份绝不一般,再加上跟柳絮有旧,很可能与宫里有关联。

    宁肯忍一忍。错了事后再变本加厉的报复,也不能贸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,丢了自家性命。

    两人不再说话,周围的喧闹变得格外响亮。

    楚离坐着一动不动,脑海里已经把飘香楼内外看得清清楚楚,银票存放之处也看到,里面有两个天外天高手坐镇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声惨叫,一个黑衣人从窗户飞进来,一屁股坐到楚离跟前。

    两个劲装汉子跟着落地,面无表情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黑衣人是个脸色苍白的老者,贼眉鼠眼,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他迅速扫一眼周围,挺直了身子,抱抱拳:“三爷,有什么事吩咐一声便是了,用不着这么大的阵势吧?”

    齐三爷皱眉道:“老郭,三天前你买去的孩子真的死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小孩白白净净,怪可惜的。”老郭摇摇头,露出悲悯的神情:“真要进了宫,说不定能出头,可惜可惜,他没那个富贵命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老郭,卖了一百两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郭一怔,忙道:“什么一百两?我怎么听不懂!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从这里花了多少钱买的?十两?卖出一百两,真是好买卖,换了是我,也会说死了!”

    “老郭!”齐三爷牙冷冷道。

    老郭看看楚离,又看看齐三爷,被他阴冷的目光看得发寒,忙叫道:“好好,我说我说,那小家伙是我卖了!”

    “卖给谁了?”

    “这我真不知道,有两个家伙登门来买,给一百两,我又不傻,当然卖喽。”

    齐三爷咬咬牙,目光越来越阴冷。

    楚离从怀里掏出两张一万两银票,放到桌上:“齐三爷,找到孩子,这些都是你的!……这是一万两,你先收着,孩子找到了,另一万两再奉上!”

    他说着把一万两银票递给齐三爷。

    齐三爷接过来,竖起大拇指:“好,痛快!这件事包在我身上!”

    他扭过头,眼睛一瞪:“你们两个,还有老郭,给我找出那两个家伙,找到了,你们一人一千两,找不到,你们也甭想活命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老郭为难。

    齐三爷冷冷看着他:“怎么,做不到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好,试试看,试试看。”老郭叹道:“三爷你耳目灵通,定能找得到的!”

    “哼,你知道就好!”齐三爷冷哼。

    他马上又换上一幅和气脸庞:“公子,放心,只要他们还在神都,我就能找得出来!”

    楚离颌首,又一指朱子文:“三爷,帮我送他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朱子文吓一跳,忙叫道:“你什么意思?!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楚离看也不看他。

    齐三爷呵呵笑道:“这种男人早就该死,包在我身上!”

    他使了个眼色,两个劲装大汉上前一拍朱子文,封住他穴道,然后架着下楼。

    ps:马上还有一更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