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207章 卖子
    神都三羊胡同

    夜色朦胧,月光如水。

    楚离静静站在一户人家门外,打量着这一家。

    这便是那位宫女的家,想必从宫里出来的时候,赏了不少的银子,否则也住不得这里。

    京城大,居不易,平民百姓在神都可买不起宅子。

    他脑海里所看的并没宫女的儿子,只有一个醉酒的男人抱着坛子在酣然大睡,胀红着脸,醉意深沉,酣声如雷。

    周围没有高手,安王没派人,或者已经派过人来。

    他飘身进了卧室,站到那蜷着身子的男人前,伸手一拍,驱去他大半酒意。

    这男子三十多岁,长得很高,也有几分帅气,能迷住不少女人,可惜这张俊脸上有几分青紫,楚离一看就知道他是被人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,唔……”男子翻过身子,头朝里,把酒坛搂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啪!”楚离又一掌拍下他后背,又响又脆:“醒醒!”

    男子“腾”的坐起来,双手抱头,迅速蜷成一团,大叫:“别打我!别打我!”

    “尊姓大名?”楚离拿了一张椅子坐到榻前。

    “朱子文。”男子闭着眼睛叫道。

    楚离淡淡道:“杨絮让我过来的!”

    “杨絮?”朱子文松开手,扭头看向楚离:“那个贱人?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道:“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孩子?”朱子文脸色马上变得冰冷:“你是谁?跟杨絮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楚离已经从他脑海里看到了真相,脸色阴沉下来:“你把孩子卖了?”

    他欠了巨额赌债,不仅把儿子卖了,老婆也杨絮也卖了,杨絮现在还没回来,只要一回来,赌场的人便回上门拿人。

    敢买宫女出身的杨絮,这赌场可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胡说!”朱子文忙摇头。

    楚离冷冷看着他:“你不知道杨絮的身份?”

    朱子文嘿嘿一笑,闭上嘴不说话,扭头不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真能狠得下心。”楚离上下打量着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男人。真是人渣中的人渣。

    “嘿,反正不是我儿子!”朱子文撇撇嘴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带我去赌场,我替你把债还了,把儿子赎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朱子文顿时瞪大眼。

    楚离起身:“没闲功夫跟你开玩笑。我来就是找你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是小全的亲生父亲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全的亲生父亲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。”楚离冷冷道:“多说一句,少一百两银子!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不说不说。”朱子文忙不迭的陪笑。

    他把酒坛子小心翼翼的放下,下床穿好靴子,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楚离跟他走在小巷里。打量着四周:“赌场把你儿子买去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谁知道呢。”朱子文缩着脖子抱着肩膀,受不了夜晚的寒意,呵呵笑道:“反正不会杀了他吃肉。”

    楚离扫他一眼:“也不会像大少爷一样供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吃点苦怕什么。”朱子文陪着笑:“没关系,在哪活不是活,死不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不是你的骨血。”楚离点点头。

    朱子文忙点头。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神都是一座不夜城,再晚也有人在街上玩耍,他们出了小巷,来到川流不息的大街,沿着大街往东走,很快到了一家灯火通明的高楼。此起彼伏的喧闹声从楼里飘出。

    “飘香楼”三个大字倒映着金光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成王爷办的,所以没人敢欠债!”朱子文叮嘱了一句,生怕楚离胡来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:“成王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朱子文忙点头道:“成王的名声很不错,行事最是公正,谁也不敢耍老千,你要赢了钱,也没人会打你主意!”

    “成王会做这种生意?”楚离哼道。

    朱子文嘿嘿笑道:“这些王爷,什么事不敢做,只要不杀人放火,哪个敢说!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点点头。示意他进去。

    朱子文站在酒楼前停住脚步,挺了挺胸膛,随即又缩回去,低声道:“你真能帮我还上债?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……一千两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两。你真行!”楚离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,在他跟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朱子文顿时双眼放光,直勾勾盯着银票,大喜过望,胸膛再次挺起,昂头挺胸挑帘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内灯火通明。宛如白昼,一桌一桌的人们聚精会神的盯着桌中央,不理进出之人,他们不时大吼,或大声叹息,或哈哈大笑,喜叹两重天。

    朱子文扯住一个侍者,要见齐三爷。

    侍者指了指路,朱子文带着楚离上楼。

    二楼是酒楼,一桌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,男女调笑声与丝竹声揉在一起,另有一番纸醉金迷的滋味。

    二人来到一张桌前,看到了干瘦的齐三爷。

    瓜子脸尖下颌,三缕山羊须,懒洋洋没精打彩的,瞟一眼朱子文:“老朱,老婆回来了?”

    这张桌子只有他一个人坐,身边没护卫。

    楚离看出这个齐三爷是先天高手,堂堂先天高手做这种事,看来这家赌场的名堂确实不小。

    朱子文挺了挺胸膛,嘿嘿笑道:“三爷,我是来还债的!”

    “你拿什么还债?”齐三爷笑了笑:“老婆儿子都卖了,哦,要卖房子?听我一句劝,老老实实回家过日子!”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会还我的债。”朱子文指了指楚离,冲楚离讨好的笑笑。

    楚离抱抱拳:“齐三爷,他欠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千两。”齐三爷微眯着眼睛打量楚离:“咱们酒楼最公平,不会利滚利,一千两就一千两,你真要替他还?”

    楚离从怀里掏出那张千两银票,放到桌上:“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要回孩子?”齐三爷笑了笑,摇头道:“晚啦,咱们已经处理了,还上这一千两,他老婆就不用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在哪儿?”楚离从怀里又掏出一千两银票,两张银票放到一起:“这一千两是赎回孩子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够大方的。”齐三爷笑了笑,微眯的双眼闪过精芒,叹道:“可惜,你来晚了一步,现在小家伙可能已经净完身啦。”

    楚离从怀里又掏出一张万两银票,放到两张千两银票上面:“一刻钟内见到孩子,这些都是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他青衫无风自动,淡淡看着齐三爷。

    齐三爷脸色微变,先天高手!

    楚离抽出一张千两银票,轻轻一抖,银票顿时化为碎片:“一刻钟后不见孩子,这些银票就这个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齐三爷猛一拍桌子,怒目瞪向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平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齐三爷眼中精芒闪动,大喝一声:“来人!”

    两个青衣劲装汉子应一声,大步流星来到近前:“三爷!”

    齐三爷咬牙切齿,缓缓说道:“把老朱的儿子给我抢回来,一刻钟内见不到老朱的儿子,你们也别回来啦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两个劲装大汉沉喝一声,转身冲到窗前,推开窗户跃了出去。

    ps:月票给力,大伙如此厚爱,无以为报,今天会加一更,再次感谢!感谢!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