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94章 再救
    “何师姐,他怎么回事呀?”孙丽华扭头看何冰华:“咱们又不是灵兽,好像怕咱们似的!”

    何冰华摇头道:“楚公子也是一片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心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咱们还是离国公府的人远一点为好。”何冰华摇头道:“孙师妹,回谷之后,你别跟师父说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为什么?”孙丽华左手摇摇何冰华:“何师姐,你就跟我说了吧,别卖关子啦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何冰华叹道:“师父的父亲就是被国公府的人杀的。”

    孙丽华哼道:“国公府总不能无缘无故的杀人吧?”

    “师父的父亲杀了一个贪官。”何冰华道。

    “贪官就该杀!”孙丽华哼道:“这有什么错?”

    何冰华沉下脸,淡淡道:“咱们太华谷的规矩你忘了?”

    “不能对朝廷官员动手。”孙丽华撇撇嘴,哼道:“这是什么规矩呀!”

    她对这个规矩很不忿,欺软怕硬嘛,当官的就能为非作歹,鱼肉百姓?

    但谷里的规矩就是规矩,违背了,则被逐出太华谷,她只能遵从。

    何冰华道:“不管官员是好是坏,杀了他们,国公府就会缉拿凶手,杀人偿命,甭说咱们,就是大雷音寺也不杀朝廷官员。”

    “出家人不是不杀人嘛。”孙丽华道。

    何冰华道:“这都是全身之道,你要敢杀官员,逃不过国公府追杀,咱们谷也会受牵连。”

    孙丽华悻悻哼一声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何冰华道:“想想师父是什么心情?有仇不能报,还得躲着他们,她是听到国公府就气,你可别惹她老人家生气!”

    “是够气人的!”孙丽华叹道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,不喜欢多说的张斐华开口:“看来这位楚公子知道谷主的往事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何冰华摇头轻叹。

    “国公府的也不都是坏人嘛,那楚公子就挺好的。”孙丽华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他是国公府的。”张斐华道。

    孙丽华嘟嘟嘴。哼一声。

    何冰华看着楚离消失的方向,出了一会儿神,愧疚化为一声叹息:“走吧,咱们也赶路。”

    “何师姐。逸国公府就在崇明城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也去崇明城,不如追上楚公子,跟他一块走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气死师父?”张斐华道。

    孙丽华白她一眼:“不让师父知道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何冰华道:“我看楚公子也不想跟咱们太近,各走各的吧。”

    孙丽华怏怏不乐,嘟着嘴生闷气。

    三人离开驿亭纵马而行。

    九月的天说变就变。先前还艳阳高照,灼热逼人,这一会儿功夫已经乌云涌动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她们加快了速度,还是没能躲过大雨,一会儿功夫大雨倾盆。

    她们不敢停在半路,万一一直下个不停更没法走,只能顶着风雨往前赶,即使身怀武功也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走了半天的路终于看到一处小城苍凉城,忙进了城。找到一家客栈换过衣裳,把头发擦干净。

    她们出来时已经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仍在下。

    她们来到客栈的大厅,要凑合着吃一顿,客栈的饭菜不如酒楼的,但也能垫饱肚子。

    三女刚踏进大厅,周围的目光一下被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她们习以为常,明眸左右扫视一眼,忽然一亮,看到了角落里坐着的楚离。

    孙丽华扯一下何冰华与张斐华,迈着轻盈步伐来到楚离桌前。嫣然笑道:“楚公子,我们能坐吗?”

    楚离左右看一眼,周围桌子几乎都坐满了人,只有自己这一桌空闲。

    他腰佩宝剑。身着锦服,腰间玉佩温润如水,加之气度俨然,来往旅客多是眉眼通挑之辈,都远远避开他。

    “楚公子!”孙丽华看他迟疑,不满的叫一声。

    楚离笑着点点头:“请坐。”

    何冰华微笑:“打扰了。楚公子。”

    楚离也露出微笑:“没想到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顿我们来结帐吧。”何冰华道:“聊表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楚离痛快的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一会儿功夫,桌上摆了八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,是他先前已经点好的,八道都是店里最贵的菜。

    他身家丰厚,自不会亏待了自己的嘴,挑最好菜的点。

    何冰华三女又要了几道贵菜,太华谷也不愁吃穿。

    “楚公子,我们也要去崇明城。”孙丽华替楚离斟了一杯酒,笑盈盈的说道:“咱们是同路。”

    “孙师妹!”何冰华蹙眉。

    孙丽华蛮不在乎的道:“反正是同路,大伙一块走多好。”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。

    何冰华道:“楚公子,家师正在崇明城,咱们要去崇明城汇合,若是不弃,可以结伴而行。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这个……,令师要是知道了,你们要受罚。”

    何冰华说道:“家师若知道公子救了咱们,想必不会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能跟三位姑娘同行,乃前世修来的福分,”楚离笑道:“可惜我福薄,在城里还有点事,不知道要耽搁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等你!”孙丽华道。

    “孙师妹!”何冰华横她一眼,扭头笑道:“我们不能让师父久等,得赶路,实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她听出楚离推脱之意,显然是不想跟自己三人太亲近,是在避嫌,虽不痛快,也没勉强。

    楚离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孙丽华不满的瞪一眼楚离,嘟着嘴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楚离只笑不说话。

    跟太华谷的人还是别太近,万一将来太华谷弟子犯了事,他要去追杀,到时候怎么办?

    与她们亲近就是自讨苦吃,最好的办法是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大雨来得快,去得也快,半夜就放晴,然后一阵大风刮干了地面,早晨起来就能走路。

    何冰华三女吃过早饭直接出发。一路疾行。

    跑出二十多里路,后面忽然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,一眨眼功夫超过了她们,然后停住。并列一排挡住路。

    何冰华三女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前面一共四骑,皆青莽山弟子,除了许士霄三人,还多了一个接近三十岁的男子,身形瘦长。狭长的脸庞,腰间的刀又窄又长,样式奇异。

    “许士霄,你们又来干什么?”孙丽华哼道:“让开!”

    许士霄淡淡道:“这位是我三师兄贺心庭,前来向何姑娘讨教!”

    “真不要脸,你输了就找师兄来!”孙丽华撇撇嘴。

    何冰华美艳的脸庞露出凝重,盯着贺心庭。

    贺心庭懒洋洋的扫一眼三女,淡淡道:“你们可以一起上,免得说我以大欺小,……你们败了。不会杀你们,只废了你们武功!”

    他声音沙哑干涩,好像被炭汤伤了一般。

    说罢,他不等三女说话,从马背一跃而起,腰间长刀化为一道电光,抹向何冰华。

    三女纷纷拔剑挥动,顿时剑光暴涨,挡住了冯少华的长刀。

    贺心庭皱眉,本以为手到擒来。却不想三人联手威力如此之强,太华谷的合击术名不虚传!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……”四人刀剑合击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贺心庭借着剑势往后一蹬,重回马背:“好,怪不得许师弟会败。有几分本事,走!”

    他一提缰绳,调转马头便走,许士霄三人忙打马跟上。

    “哼,打不过就跑,还青莽山呐!”孙丽华撇撇嘴。笑道:“何师姐,青莽山不过如此嘛!”

    何冰华摇摇头,皱眉看着远去的四人。

    她们又跑出十里,路上又横着五个人挡路。

    除许士霄四人之外,还有一个瘦长青年,与贺心庭年纪仿佛,清秀脸庞,目光阴沉,给人阴毒狠辣之感。

    孙丽华气愤的质问道:“姓许的,你们青莽山要不要脸,打完一个又一个,最后是不是还要你们宗主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这是冯少华大师兄冯少华!”许士霄一指身边的清秀男子,沉声道:“你们若能打得过大师兄,那咱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!”

    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!”孙丽华哼道:“赶紧动手,少啰嗦,我们还要赶路呢!”

    三人说罢拔剑跃起,刺向冯少华。

    冯少华稳稳坐在马上,待三人剑尖临身,他腰间长刀化为一道银色匹练,卷向三人喉咙。

    三女飘身后退,落回马上。

    冯少华飞起,刀光如一道匹练悬挂,落向何冰华。

    三女再次挥剑迎击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三女长剑皆脱手飞出去。

    一力降十会,冯少华修为远胜三人,即使三人加在一起,也不是他对手。

    她们两手空空,眼睁睁看着冯少华长刀临颈。

    他显然要下杀手,不是先前所说的只废武功,这一刀下来,三颗臻首便要离开娇躯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孙丽华刚闭上明眸,便听到一声清鸣。

    忙睁开眼睛看,却见冯少华阴沉着脸坐在马上,手上空空,顺着他们目光望去,长刀插在十米外的树上,刀柄不停的颤动。

    “何方高人,还请现身一见!”冯少华冷冷喝道。

    周围没有声音,唯有风声呼啸。

    冯少华冷冷道:“青莽山在此行事,若有打扰之处,还望海涵!”

    周围仍只是风声。

    冯少华阴沉的目光落在三女身上,冷笑连连,飘身如苍鹰般掠到十里外,拔出长刀,飘身落回马背,然后提起缰绳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众人忙跟上,转眼功夫不见影子。

    何冰华抱拳扬声道:“是楚公子吗?”

    周围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何冰华叹口气,扬声道:“多谢楚公子,大恩容后再报!”

    三女也继续打马上路。

    楚离从树林里出现,看着远处渐渐消失的三女背影,摇头失笑,又救了她们一命,看来跟太华谷缘份不浅。

    ps:月票一直没被追上,又是美好的一天,感谢诸位!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