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78章 路窄
    小樱小声的道:“楚侍卫?”

    楚离抬头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小樱低声道:“要不要吃晚饭呀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楚离声音放缓,温和的笑笑:“有劳小樱姑娘啦。”

    小樱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刚才楚离沉着脸,空气好像一下凝固,让她喘不过气,他脸色一松,周围也一下轻松,她才能喘过气来。

    她忙笑道:“楚侍卫这么客气干什么呀,我去拿!”

    楚离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小樱小跑着离开小院。

    楚离负手踱步出了小院,来到东边小院,两个护卫挡在门前。

    左首是一个中年男子,右首位青年,皆目光锐利,双手按到剑上,冷冷瞪着他,显然不想让他靠近。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:“诸位可是仁国公府的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是何人?!”左首的中年护卫沉声问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逸国公府,楚离。”

    “楚离?”中年护卫皱眉,仔细打量着他,冷冷道:“你就是逸国公府的那个楚离?”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:“还有人假冒我不成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席雾来到院门前,看到楚离,脸色顿时一变:“是你!”

    楚离抱抱拳笑道:“席供奉,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儿!”席雾冷冷道。

    席雾脸色阴沉,死死瞪着他,恨不得一掌劈了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笑容越发从容:“自然是来怀国公府做客的,没想到在这儿遇上,席供奉亲自出马,里面的想必是小国公爷吧?”

    “你没必要知道!”席雾冷冷道:“姓楚的,你最好安份一点,这里是怀国公府!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当然,我不会在这里动手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抱了抱拳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席雾盯着他,目送他到了西边院子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席老。这个楚离……?”中年护卫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哼,这是他,你们小心点,打起精神!”席雾冷冷道。转身进了小院,来到胡广惠身前。

    胡广惠笑呵呵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席雾道:“胡总管,麻烦你换一间院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院子可有什么不妥?”胡广惠笑道:“咱们马上就是一家人,不必客气。有什么要求,在下定当竭尽全力!”

    席雾哼道:“跟楚离越远越好!”

    “刚才是楚侍卫?”胡广惠一怔,随即笑道:“是我失职,好好,再换一间!”

    他身为礼客院总管,当然知道逸国公府与仁国公府不对付。

    陆玉树身形颀长,面容俊朗,目光锐利逼人:“席老,哪个楚离?”

    “二公子,是逸国公府的楚离!”席雾躬身道:“他就在西院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来了?”陆玉树皱眉哼道。

    胡广惠呵呵笑道:“陆公子不必担心。他是来求见国公爷的,国公爷不想搭理他,在那边住了两天啦,他在咱们国公府不敢胡来!”

    陆玉树哼道:“这是个好机会,宰了他!”

    席雾张张嘴,看了胡广惠一眼又止住话头,叹道:“胡总管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随我来。”胡广惠笑道。

    陆玉树一摆手,淡淡道:“胡总管。咱们这次来是给家兄提亲的,让楚离搬出那边的院子,换一处地方,胡总管应该能做到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胡广惠迟疑。为难的道:“陆公子,这个不太好吧……?”

    席雾沉声道:“胡总管,他一介小小的侍卫,难不成还跟我家公子一般高下?”

    “是是,这倒也是。”胡广惠忙点头笑道:“好好,那我跟楚侍卫说一声。请他搬出西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住他那间院子。”陆玉树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胡广惠苦笑道:“陆公子这是何必?”

    席雾轻咳一声:“二公子,也别太让胡总管为难,咱们这就住儿挺好。”

    陆玉树不满的看一眼他,席雾给他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陆玉树哼道:“好吧,先住这里,让姓楚的搬走,别在我跟前碍眼,看着不痛快!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明天就让他搬走。”胡广惠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明天!”陆玉树剑眉一耸,哼道:“马上就搬!”

    “陆公子,这个真做不到。”胡广惠无奈的道:“要这么干,我这个总管也到头了,毕竟还要给他一些脸面。”

    “二公子,就明天吧。”席雾道。

    胡广惠忙不迭的告辞离开,生怕再呆下去,会有更刁钻的要求。

    陆玉树待他离开,哼道:“席老,直接让姓楚的走人多好,何必还要留一晚?”

    “二公子,姓楚的胆大妄为,不能不防。”席雾道:“逼得太紧的话,怕是他会做些铤而走险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敢刺杀我?”陆玉树冷笑。

    席雾缓缓点头:“他绝对做得出来!”

    他们刺杀过逸国公府二小姐,算是撕下了脸皮,依姓楚的胆子,绝对敢刺杀公子,他迅如鬼魅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他就不怕两府开战?”

    “公子,我今晚住你屋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陆玉树哼道:“他要真敢乱来,无论如何要宰了他!”

    席雾苦笑着摇头:“小姐使尽了手段,他还活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陆玉树哼一声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对三妹的手段他深有了解,当真是运筹帷幄,算无遗策,她都奈何不得姓楚的,自己还是少费那心思,给他点难看出口恶气就行。

    楚离通过大圆镜智看到他们所说,皱眉不已。

    待他吃过晚饭,胡广惠笑呵呵的抱拳进来:“好消息,楚侍卫,小公爷代替国公爷见楚侍卫你!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:“小公爷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胡广惠笑道:“国公爷实在太忙,小公爷代劳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楚离想了想,起身随他一起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转过两进院子,来到一座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前站着四个中年护卫,皆是先天高手,精气神完足,目光扫来,宛如利刃横空。

    楚离踏进大厅。

    厅内坐着一个相貌普通的青年,圆胖脸,大眼炯炯放光,蛮横霸道之气扑面而来,一看即知非是善茬,不易相处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,这位就是楚离楚侍卫,逸国公府的。”胡广惠笑道。

    “行啦,你下去吧。”宋士林不耐烦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,小的告退。”胡广惠笑着退出大厅。

    宋士林懒洋洋打量一眼楚离:“嘿,我说你们逸国公府也太离谱,你这个年纪就能当二品侍卫,你们品级也太不值钱啦!”

    楚离抱拳道:“见过小公爷,在下有一事相禀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宋士林拿起茶盏,漫不经心的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贵府供奉王氏兄弟,王中正,王子虚,在苍凉城杀了城守,在下奉大公子之命前来问一问,你们意欲为何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什么玩意儿!”宋士林“砰”的放下茶盏,大声道:“杀城守,你是在说胡话呢!”

    “小国公爷,此事非同小可,我怎能胡说!”楚离正色道:“敝府有证人,容不得抵赖!”

    “放屁!你们哪弄的证人,王氏兄弟正在嘉明城镇压叛乱呢,又不会分身术,去什么苍凉城!”宋士林大声道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