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66章 玉殒
    楚离与萧琪吃过干粮与肉脯,漫不经心的看着亭外的两匹马,两匹马得好好歇一歇。

    他目光在三个壮汉身上扫来扫去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三个壮汉坐立不安,浑身像长了刺,恨不得拔身就走,觉得楚离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萧琪也发现他目光有异,瞥过来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他们不是什么好路数,要不要收拾了?”

    萧琪明眸一凝,转向三人。

    她先前没理会,看也不看,好似不存在,楚离这一提醒,她第一次正眼看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咱们没得罪之处吧?”一个枣红脸壮汉抱抱拳,神色恭敬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你们没得罪我,但你们杀了太多无辜人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可是冤枉咱们啦,”枣红脸壮汉忙摆手,抱拳笑道:“咱们是小蜂谷弟子。”

    楚离眉头挑了挑,看向萧琪。

    这刺红脸汉子在撒谎,他们可不是什么小蜂谷弟子,是三个流寇。

    萧琪淡淡说道:“废了他们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离点头。

    他蓦的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他们身后,瞬间拍出三掌,击中后腰,劲力穿透到丹田,直接绞碎了丹田诸脉,从此之后再无内力可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三个壮汉死死瞪着楚离与萧琪,恐惧与愤怒交杂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楚离打量着他们:“死在你们手上的无辜之人何其多,废了你们算是客气的!”

    萧琪道:“朝廷还抓不到他们,那也太无能了!”

    三个壮汉一腔愤怒,暗中大骂最毒妇人心,却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说话,小命只在他们一念间,再多说一句,他们可能改主意,直接取自己性命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踉跄的爬着马背,仓皇而去。楚离摇头道:“小姐你还是太仁慈。”

    萧琪横他一眼:“不是有你嘛!”

    她看出来楚离动了手脚,看似只废了他们武功,其实重创了他们五脏六腑,后劲连绵不绝。他们估计没多久可活,要暴毙而亡,横尸野外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这种祸害,遇上自当除去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。”

    杀了他们就是救了无数无辜之人。也是替天行道,据他所看到的,死在他们手上的路上至少有二十五个,不乏老弱妇孺,他们武功不算厉害,却狡诈难捉,逍遥至今。

    这一幕对两人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插曲,很快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两匹马神骏非凡,速度快、耐力足,再加上楚离与萧琪的内力辅助。第二天中午,他们到了凤鸣山下。

    凤鸣山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,若非两人有高绝轻功,也不会来这里大海捞针的找人。

    他们先在山下一户人家安置了马匹,施展轻功进入凤鸣山。

    萧琪原本打算与楚离分开,各找一片区域,能快一些,楚离却坚持两人一起,防着暗算,他们不是天外天高手。需要更加小心。

    萧琪最终答应,两人一起从西往东,深入凤鸣山。

    楚离催动大圆镜智,方圆三里皆在眼前。凤鸣山连绵不绝,山峰却不高,他走在山腰,整座山峰皆在眼前,山上一切无所遁形,一一在脑海里呈现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。照在窗上,书房里明亮柔和。

    萧铁鹰正在书房里读书。

    这一阵他专攻史书,想长进些韬略,仁国公府咄咄逼人,逸国公府节节败退,再这么下去,国公府要在自己手上衰弱。

    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,林全的声音传进来,“公子,二小姐昏过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萧铁鹰手上的书迭落桌上,他忙起身拉开门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小姐在喝药的时候忽然昏迷,郭老让我来告诉大公子一声,小姐不太妙!”林全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萧铁鹰脸色发白,匆匆往外走,林全忙跟。

    两人跳上一只小船,催动如风,片刻功夫到了玉诗岛,直趋听风楼。

    听风楼一楼大厅内站着几个侍女,面色焦急,看到萧铁鹰匆匆而来,忙裣衽见礼。

    萧铁鹰挥挥手,大步流星上楼,林全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郭慕林正站在榻前,低头看着榻上昏迷过去的萧诗,脸色阴沉难看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他扭头看来,抱拳见礼:“大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二妹她……?”萧铁鹰忙道:“无妨吧?”

    “不太妙。”郭慕林摇头道:“药力不进,我已经给二小姐服下了祈元丹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祈元丹在,应该没事吧?”萧铁鹰忙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郭慕林叹息道:“现在就是造化丹也没用,小姐身体里的封元指越来越厉害,隔绝了药力进入,药石罔效,无计可施!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别的法子?”萧铁鹰忙道:“三妹已经去找引雷刀,很快会回来,坚持不住?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郭慕林苦笑:“除非引雷刀现在就到,否则……,唉,就是引雷刀现在到了也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妹还有多久?”萧铁鹰坐到榻前,摸了摸萧诗苍白却依旧美得惊人的脸庞,心痛如绞。

    郭慕林叹道:“怕是过不了今晚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?!”萧铁鹰大声道。

    郭慕林阴沉着脸点点头:“是我无能!”

    “说这些干什么!”萧铁鹰摆摆手,皱眉道:“如果现在解封元指,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郭慕林看看他,叹了口气:“现在这个情形,解不了封元指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萧铁鹰沉声问。

    郭慕林道:“解封元指是要用一股气直接贯通周身诸穴,又不能伤到其余穴道,但再精准的内力也不可能不误伤,二小姐现在这般,稍一误伤,直接毙命。”

    “林全,你去找赵供奉来!”萧铁鹰道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林全应一声,轻手轻脚离开。

    郭慕林摇头道:“公子,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试试怎知道。”萧铁鹰摇头道:“难道让她就这么等死?!”

    郭慕林叹息:“楚离那边……,这也怨我,一直抱着侥幸心思,应该早就着手解封元指的。不该拖就么久!”

    “是怨我!”萧铁鹰看着昏迷不醒的萧诗,喃喃自语:“我这个当大哥的不称职,没能照顾好二妹!”

    郭慕林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要怨只能怨老天不公,对二小姐太苛刻。

    林全与赵庆山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“赵老,你出手解封元指吧!”萧铁鹰扭头。抱拳道:“不管怎样,总要试一回!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,没用的。”郭慕林忙道。

    萧铁鹰咬咬牙:“解封元指是死,等死也是死,不试一试,我不甘心!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我……”赵庆山面露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他一下就看出端倪,二小姐怕是不成了,大公子这是死马当活马医,可自己真要救不了二小姐。大公子必会忌恨,怎可能不迁怒?

    郭慕林道:“老赵,二小姐活不过今晚,即使不成功,也就差一晚,试试也好。”

    赵庆山苦笑道:“老郭,总不能让我亲自送二小姐一程吧!”

    “送一程也好。”萧铁鹰咬牙恨恨道:“早死早解脱,这具破身子让她受了多少苦,早该解脱了!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我真的是……”赵庆山无奈的摇摇头:“真的一点把握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即使有把握也没用。”郭慕林哼道:“晚啦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赵庆山点头。

    他暗自叫苦。即使没希望,为何还要试。

    他来到床前,看着苍白而美丽的脸庞,柔弱惹人怜惜。这是一张足以颠倒众生的脸,却偏偏……,自古红颜多薄命,二小姐也逃不脱命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狠下心,做总比不做好。说不定真有奇迹。

    他仔细研究过封元指,知道要一口气冲开哪些穴道,一幅幅内力冲击的情景在脑海里流转,静静站着调息运功,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。

    萧铁鹰他们屏息凝气,一动不动看着他。

    半晌,赵庆山猛的睁眼,目光如电迸射,须眉飘飘如狂风吹,他右掌轻飘飘拍上萧诗头顶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闷响声中,萧诗身子颤动,随即“哇”吐出一口血,脸色又白了几分,隐隐有青气,一动不动,气息渐渐弱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赵庆山猛的喷出一口血,踉跄后退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萧铁鹰忙看向萧诗。

    郭慕林也闪身到了萧诗身旁,探探她的脉,又探探她的鼻息,脸色沉重。

    萧铁鹰一看他的脸色,就知道不妙。

    “二妹她……?”萧铁鹰声音颤抖着,干涩难听。

    郭慕林摇摇头:“大公子,节哀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不可能!”萧铁鹰摇头,用力挥手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郭慕林只是叹气不说话,脸色沉重。

    萧铁鹰上前摸摸萧诗的脸,犹有温热,探她鼻息,却已经没了气息,一动不动,宛如沉睡过去。

    “二妹,醒醒!”萧铁鹰轻轻摇她肩膀,柔声道:“睁眼看看大哥!”

    “二妹!二妹!”萧铁鹰不死心的摇动她肩膀,轻声道:“别不理大哥,大哥会救你的!大哥一定不会抛下你,一定会救你的!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……”林全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走开!你们都走开!”萧铁鹰扭头喝道:“别打扰了二妹休息!”

    郭慕林摆摆手,起身抱抱拳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林全迟疑,担忧的看看萧铁鹰,扶起赵庆山慢慢退出三楼。

    萧铁鹰握住萧诗的手,轻声说话,似乎怕打扰了她:“二妹,记不记得娘临死前吩咐的话,要你听大哥的话,让大哥好好照顾你,不准你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带你采莲子,捕蝴蝶,那时候你笑得多甜美!”

    “大哥那时就立下誓言,要让妹妹你做天下最幸福的人,无忧无虑,快快乐乐过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可大哥无能,没能做到,让你受了太多的苦,大哥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!”

    “我是未来的国公,可这又有什么用,救不了妹妹你,只能眼睁睁看着你受苦!”

    “我宁愿把身子换给你,宁愿自己受苦,也不想你遭罪,……二妹,睁眼看看大哥啊,别不理大哥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萧铁鹰仰天长啸,窗户簌簌抖动,啸声响彻整个玉诗岛。

    楼下的林全他们彼此对视一眼,无奈的叹气。

    萧铁鹰悲恸欲绝,低头看着萧诗渐渐失去生气的脸庞,颤抖的手轻轻抹去她嘴角的血,紧紧搂着她,想让自己温暖着她,不让她变冷。

    “啪!”他胸口掉下两块玉佩。

    一块完整的玉佩断为两瓣,好像被削铁如泥的刀切割成大小相等的两块。

    “啊!”萧铁鹰再次仰天长啸,如受伤的孤狼啸月。

    “啪!”胸前掉下两块玉佩。

    萧琪身形陡然停下,素来平静的脸庞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楚离飘身回来。

    两人正踏着树梢飘掠,寻找引雷刀凤九阳,凤鸣山僻静深幽,并无人烟,他们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萧琪飘身下树,拿起两块玉佩,脸色越发难看。

    “小姐,怎么了?”楚离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萧琪抬头怔怔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小姐?”楚离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萧琪明眸恢复清明,递给楚离玉佩:“这是同命玉,我们兄妹四人,如果有人殒落,玉佩会裂开。”

    “殒落?”楚离皱眉道:“是四公子有危险?”

    萧琪摇头:“是二姐。”

    楚离脸色微变,忙道:“不会吧?……咱们走的时候,二小姐还好好的,她寿元虽不多,却还没到尽头!”

    “是二姐。”萧琪缓缓摇头:“我能感觉得到,是二姐去了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楚离沉声道。

    萧琪伸手扶住松树,不让自己软绵绵的身子滑落。

    楚离仰头看天,叹了口气:“难道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吗?”

    萧琪道:“不必再找引雷刀了,回去见二姐吧。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萧琪道。

    楚离揽起她绵软的身子,一闪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两里之外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看萧琪:“受得住?”

    “你走就是了,不用管我。”萧琪道。

    楚离点头,再次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两里之外。

    他心头茫然而惆怅,没想到竟然是天人永隔,终究没能救了二小姐。

    他很自责,即使没十足把握,也该试试的,偷偷给二小姐解封就好,何必非要听大公子的,失败也不过是如今这个结局。

    他身形闪烁,心思翩翩,脑海里闪现着萧诗的绝美面容,心口疼痛的感觉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萧琪眼前光影扭曲,阵阵呕意上涌,她只能闭上眼睛,但闭上眼睛仍无法驱除呕吐感,越来越强烈,最终忍不住,忙拍一下楚离肩膀。

    楚离松开她,她弯腰在一座山峰峰顶迎风呕吐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先走一步吧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萧琪拿丝巾拭拭嘴角,抬头看他:“我能行!”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。

    ps:两章合一,下一更在晚上,月票榜不停的往下落,一天落一名,感觉太酸爽啦,各位老大,需要搭救啊,快落到底啦!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