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55章 危重
    楚离时而清醒时而昏沉,靠着仅余的一丝精神,维持着四面八方的灵气涌入,稳定着自己的伤势,法圆他们这次施展的力量超出他想象,委实可怕。

    孙俊与王选义都是七品护卫。

    孙俊人如其名,相貌英俊过人,王选义长相一般,脸上有些坑坑洼洼影响了相貌,但身上的沉稳与憨厚却让人信任。

    他们都很有武学天赋,年纪轻轻就闯进先天境界,迫不及待的接了一个任务,花了半个月时间完成了护镖任务,报酬丰厚。

    有了一大笔钱,在以前看来就是巨款,自然想享受生活。

    早晨在白云楼吃的饭,悠然自在的吃完饭,又闲不住,沿着城里转悠了半天,最终想出城玩一玩,这个时候的城郊有很多好景色。

    刚往城南门走,忽然看到人群闪开一条路,在人们的惊叫声中,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踉踉跄跄的冲出人群,随时要摔倒。

    他们怔了怔,对视一眼,然后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正是浑身精力充沛的时候,没事还想找点儿事做,看到这情况,马上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“是府卫!”王选义一扶住楚离,就看到楚离手上的白玉腰牌:“三品侍卫!”

    孙俊脸色一变,两人又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三品侍卫,绝对的大人物,他们平时没机会见到,他们听说过楚离的大名,却不认得楚离。

    二人毫不犹豫的架起楚离往前冲,一边跑着一边喝道:“让一让!让一让!国公府有急事!”

    大街上的人们忙让开一条路,好奇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比马跑得还快,好奇的议论开来。

    “要出大事了!”人们摇头感慨。

    “伤了国公府的人,又有人要倒霉喽!”

    孙俊与王选义一口气奔到国公府南门,远远的叫道:“快叫百草院的供奉,三品侍卫!”

    国公府南门站着两个护卫。

    他们一动不动像雕像般站在两座石狮子旁,被石狮子掩去气势,像站在阴影里。往往被忽略掉。

    一个护卫转身往府里奔去,速度如风,跨过广场踏上一条小船,如离弦之箭射向远处百草院。

    孙俊与王选义脚下不停。踏上小船,冲到了演武殿。

    演武殿前的练武场上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练刀、练剑、练枪练棍及奇门兵器,五花八门,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“让一让!让一让!”孙俊大声吆喝。

    众人停下动作,看到楚离一身是血。忙让开一条路,好奇的看向孙俊与王选义,打量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浑身是血,脸上却干干净净,只有嘴角沾了血。

    “是楚离!”有人叫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,是楚离!”接着有人应和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孙师弟,这是咋啦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在南城门看到的!”孙俊与王选义大步流星穿过人们让开的通道,一边回答:“看伤得很重,我们就给搀回来啦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青年第一高手楚离。谁这么厉害,能把他伤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这伤得太厉害了,怕是危险!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一口气就行!”

    祈元丹的存在,只要有气儿就死不了,但这么重的伤,最可怕的不是性命,万一武功废了,留着性命也是废人,活着没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但愿佛祖保佑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人们摇头叹气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楚离乃青年第一高手。是顶尖高手,不知遇到什么对手,会受这么重的伤,要是换了他们。恐怕小命真要交待了,但凡做了护卫,武功再强,即使天外天高手也逃不掉危险。

    在人们的纷纷议论中,一条小船猛的靠岸,郭慕林提着一个药箱匆匆而来。身法奇快。

    “郭供奉亲自过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三品侍卫,那是什么身份,受了伤当然要郭供奉亲自过来!”

    “郭供奉出马,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,咱们修为弱,受的伤好治,像楚师弟这般高手,能让他受伤的高手多可怕,不容易治!”

    “行啦,你少说两句,别人还以为你幸灾乐祸呢!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!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不敢是!”

    郭慕林匆匆赶到大殿。

    演武殿先前的长长柜台上躺着楚离,血仍在流淌,慢慢流下了柜台,血腥气扑鼻。

    郭慕林面不改色,但看到床上躺的是楚离,脸色一下变了:“楚离?”

    孙俊道:“郭老,咱们在城门口看到的楚师弟,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王选义也紧盯着郭慕林。

    郭慕林摆摆手,按了按楚离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嘶!”楚离的衣裳被撕开,露出胸口,五个血洞在汩汩流着血,三个在胸口,两个分别在左右肩头,看得到森森白骨。

    众人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是指力!”郭慕林触摸一下血洞,冷冷道:“好歹毒的指力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指?”王选义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以后要是碰上这种指法,能躲多远就躲多远。

    郭慕林运功在楚离胸口默察片刻,冷笑道:“大雷音寺的寂灭指,哼!”

    “寂灭指?”孙俊讶然:“大雷音寺动的手?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到大雷音寺的和尚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,好像真有和尚,但他们没进城,站在城外停住了,一共四个,脸上金光闪闪的,应该很多人都看到了。”孙俊道。

    王选义道:“可能是他们在追杀楚师弟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秃驴!”郭慕林冷哼。

    他打开木箱,拿出膏给楚离止血,却止不住。

    郭慕林的脸色越发阴沉,就知道是这个结果,寂灭指的歹毒就在这里,指力让伤口无法痊愈,一直出血,直到血流尽了死亡。

    “小郑,给我拿青空液来!”他扭头朝柜台后面的一个美貌少女说道,把腰间的玉牌抛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美貌少女接过玉牌,恭声应道。

    百草院的一般大夫过来,她绝不会拿青空液,郭慕林是百草院首席供奉,他吩咐了,当然得遵从。

    她身段婀娜,一袭湖绿罗衫,动作袅袅如烟,进了大殿一扇屏风后,很快转回来,拿了一个碧绿的玉瓶,绿又嫩又新,得让人忍不住想长吸一口气,把这绿意吸进身体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的捧着碧绿玉瓶,说话声音也放轻:“郭老,只剩下这半瓶青空液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郭慕林不耐烦的摆摆手,接过碧玉瓶,打开塞子,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玉瓶,倒出五颗祈元丹,一股脑的按进了青空液里。

    他一边往玉瓶里按祈元丹,一边痛骂:“寂灭指,寂灭指,该死的秃驴!秃驴!”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