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52章 暗斗
    第二天清晨时分,楚离练完了功,驾船前往精舍所在小岛。【

    雪凌驾着小船,楚离则一袭青衫负手站在船头,湖上似乎有轻纱幔帐在缓慢的舒卷,稀薄水气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清晨的空气格外清新湿润,呼吸一口,好像肺泡都被清洗了一遍,浊气消散,周身清虚,心情也莫名的变得很好。

    雪凌一袭月白罗衫,脸如白玉:“公子,这位赵供奉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。

    雪凌哼一声:“我觉得他不怀好意,公子你是什么身份,哪有时间陪他闲逛?”

    楚离失笑:“我的身份可远比不上人家。”

    雪凌撇撇红唇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待会儿你可别这个态度,远来是客,尽一尽地主之谊是应该的,我不去谁去?难道大公子,小姐亲自作陪?”

    “咱们今天去哪儿?”雪凌道。

    “看赵供奉的想法吧。”

    雪凌哼一声,加速催动小船。

    自从达到先天境界,驾小船不必再摇橹,可用内力催动,她就很喜欢驾船,乐此不疲,楚离知道,这种新奇能维持一阵子才会消散。

    她催动小船很快,一会儿功夫就到了精舍所在小岛,却发现赵紫来已经站在岸边等着。

    赵紫来一袭紫衣,观之可亲。

    楚离远远抱拳:“劳烦赵前辈久候,罪过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刚过来。”赵紫来笑眯眯的道:“那咱们就直接出发吧,去白云楼吃早饭!”

    他灼灼目光从楚离身上转开。落到雪凌身上,在她冷艳的脸庞。饱满傲挺的玉峰,纤细的腰肢。水蜜桃般的圆臀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雪凌蹙眉,脸庞越发冰冷几分,感觉他的目光宛如实质,好像一双手在慢慢抚摸,顿时浑身起鸡皮疙瘩,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她对旁人的目光已经习惯,能够视而不见,但这般灼灼逼人,宛如实质的目光。让她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请!”楚离跨一步,挡在雪凌身前,微笑道:“赵前辈,请!”

    赵紫来呵呵笑两声,轻飘飘飞起,展现出高妙的轻功,身形在空中一折,形成一道圆弧,想要落到雪凌背后。

    雪凌吓一跳。

    楚离转身伸手。揽起她柔韧纤细的腰肢,旋身,两人位置一下调换过来。

    赵紫来刚一落脚,楚离转过身来。正面对着他。

    赵紫来呵呵笑起来,看一眼被楚离挡在后面的雪凌,摇头失笑:“看来小楚你很着紧这位侍女呀。”

    楚离平静的道:“是在下的贴身侍女。赵前辈,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雪凌咬了咬红唇。贴在他后背,安全与温暖的感觉充溢心间。扭过头不去看赵紫来。

    楚离催动小船疾行,很快靠岸。

    他与赵紫来上了岸后,转身对雪凌道:“你回去,把我吩咐的事办妥了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雪凌虽惊讶却干脆利落的回答。

    她知道楚离改了主意,原本是想让自己跟着,毕竟没有一个端茶送水的太难看,这种事让他们自己动手有**份,也显得国公府招待不周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赵紫来呵呵笑着摆手:“别呀,这位姑娘在一旁跟着多好,咱们两个大老爷们有什么意思,有这位姑娘就有趣多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她还有事在身,耽搁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大不了的事?”赵紫来摇头失笑:“换个人去做就好,难道我老头子是吃人的灵兽不成?”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,深深看一眼赵紫来:“我这个侍女胆子小,受不得赵老的吓唬,还是饶了她吧,你去吧!”

    他说罢不等赵紫来再说,挥挥手让雪凌离开。

    雪凌看也不看赵紫来,催动小船飘飘而去。

    赵紫来讶然:“这位姑娘竟然是先天高手,真是走眼了。”

    楚离淡淡笑道:“她还算努力,赵前辈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这位姑娘。”赵紫来漫步而行,微笑道:“如果跟大公子要过来,想必大公子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楚离微笑摇摇头:“大公子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别的国公府如何,逸国公府的侍卫与护卫可不是私人财物,一切都有府规,府规就是国公府的基石,大公子再大的胆子也不敢破坏,随意行事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赵紫来呵呵笑道:“要不我试试?”

    “赵前辈如此年纪,却老而弥坚,真是佩服!”楚离微笑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起了杀意,却笑得越发随和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没办法!”赵紫来摇摇头道:“活得太久,时间难熬,总得找点儿兴趣打发时间,女人是天地间最奇妙的,老天专门造出来酬乐咱们男人的!”

    楚离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小楚,你可别把女人看得太重,要不然,享受不了,反而落得一身伤,自讨苦吃!”赵紫来摇头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赵前辈是受过女人的伤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赵紫来摇头失笑:“你这个小楚,太聪明了可不是好事,活不长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赵前辈关心。”楚离微笑道:“陆玉蓉的师父想必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,伤得赵前辈很深呐!”

    赵紫来眼中精芒闪了闪,周身寒气涌动。

    这是他多久都无法愈合的伤疤,多少年了,一直没人敢揭,眼前这个不知死的臭小子三番两次的揭这个伤疤,真真是该死!

    楚离装作不知道,漫不经心的微笑道:“陆玉蓉的师父姓傅吧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得倒不少!”赵紫来敛起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,冷下脸哼道:“刚才那小姑娘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雪凌。”楚离微笑:“傅玉莹前辈一定是位心计过人之辈吧?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国公府南门,沿着大街漫步而行,状似悠闲自在,随意的闲聊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赵紫来心中杀意汹涌,脸上重新挂起笑容,没必要跟一个死人生气:“看来国公府不愧耳目灵通,是皇家之犬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是受陆玉蓉所托杀楚离,还有点儿惋惜,年纪轻轻就达到三品,未来前途无量,杀之可惜,但谁让他得罪了陆玉蓉呢,只能死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却改变了想法,这个小儿确实该死,无怪乎玉蓉非要杀他。

    楚离微笑道:“国公府是皇家之犬,那赵前辈呢?……如果赵前辈跟国公府闹起来,不知道皇家是会偏袒国公府,还是赵前辈你呢?”

    赵紫来笑容再次不见,冷笑道:“难道小楚你想试试?”

    楚离笑着摇头:“那倒不必,皇后的脸面还是要给的,不看僧面看佛面嘛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!好!”赵紫来又挂起笑容:“年轻人真是无知无畏啊!”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