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49章 玉蓉
    “怎么试探?”萧铁鹰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仿照陆玉蓉的标志,约他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要他相信才成!”萧铁鹰摇头道:“你别以为他傻,一百多岁的人,比咱们都精明,你刚才的话,他能没察觉?……当然,前提是他真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愁他不上当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萧铁鹰来了兴趣:“怎么弄?”

    他看楚离神色笃定,倒有些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小姐知道仁国公府的联络暗号吧?”

    萧琪轻颌首:“嗯,略有些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以陆玉蓉的名义约他见面。”楚离笑了笑:“他十有*得上当!”

    苏茹摇头:“他不会那么容易上当。”

    楚离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试试看也好。”萧琪道。

    她看一眼萧铁鹰。

    萧铁鹰哼一声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试探一下也没什么,赵紫来真没鬼,他察觉不到,心里有鬼,那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动手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楚离与萧琪、苏茹三人站在船上,小船飘飘行于湖上。

    夜空中一轮明月高悬,月华洒落湖上,落在身上清凉宜人。

    湖风徐徐,柔和清爽。

    “他真有问题?”萧琪淡淡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在大公子跟前不能多说,赵紫来绝对有问题,绝不能让他动手,我怕说这话,大公子反而怀疑我别有用心!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小姐怀疑你别有用心?”苏茹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。

    萧琪横一眼苏茹,淡淡道:“他与陆玉蓉有关系,也未必敢害二姐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陆玉蓉亲自找他呢?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萧琪若有所思的看他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陆玉蓉未必干不出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陆玉蓉会亲自找他?”苏茹恍然大悟,指了指楚离:“噢……,明白啦。怪不得你笃定他会上当呢!”

    楚离哼道:“算是借陆玉蓉的东风吧。”

    苏茹一下明白了楚离的想法,要截陆玉蓉的胡,赵紫来知道陆玉蓉会过来找他。他们抢在陆玉蓉跟前,以仁国公府的暗号给他留信。

    他要真有问题。就会上当。

    “楚离,你真够狡猾的!”苏茹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为了二小姐,只能这么干,……小姐,能不能找到陆玉蓉,总这么被动防御,总有防不住的时候,还是要先发制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见过陆玉蓉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找个机会。见一见她吧。”萧琪淡淡道。

    苏茹道:“那可不容易,陆玉蓉几乎一直呆在府里不出来的,小姐,咱们也只跟她见过一面。”

    楚离好奇的问:“陆玉蓉不出府?”

    “运筹于帷幄中,决胜于千里之外。”萧琪道:“陆玉蓉会提前定下所有计策,算好了所有的路,依计而行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她把所有的意外都算到了?”楚离皱眉道。

    萧琪道:“*不离十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可怕!”楚离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他自问做不到这一步,虽是高智商,却不精通谋算,这个陆玉蓉委实吓人。

    萧琪道:“她挺神秘的。我也是偶然见过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楚离问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好奇,催动了大圆镜智观看她脑海景像。

    一匹神骏的枣红马上,一个蒙着白纱的少女纵马奔驰而过。一袭月白罗衫的婀娜女子,看不清脸庞。

    萧琪摇摇头:“看不透她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她若有所思,深深看一眼楚离。

    她能看透别人所想,却看不透楚离的,宛如一汪清水,波澜不惊,一眼见底却一切皆无。

    她敏感远逾常人,能感觉得到窥探,而楚离有窥探心思的能力。刚才心灵一动,应该是他在看自己心思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看来得去仁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“蒋槐精通缩骨之术。你跟他学学。”萧琪淡淡道:“改变容貌,靠近国公府。说不定有机会遇到陆玉蓉,她一直呆在府里,但一个特殊的日子总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陆玉蓉每年都要给她大哥扫墓。

    “缩骨术不是什么人都能学会的,”楚离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缩骨术并非顶尖武学,只是很粗浅的心法,正因为粗浅,所以更难练成,入门容易,几乎很难圆满,达到蒋槐的境界。

    多数人练了,只能让自己矮一些,而且只能坚持一会儿,不像蒋槐,不但周身皆缩,而且可维持一天时间。

    楚离估计,他能把缩骨术练到震古烁今的这一步,与他的轻功一样,都是来源于所吃的那个奇异果子,改变了体质所致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清晨时分,赵紫来从入定中醒来,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他来到院子里,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周身皆畅。

    与神都干燥的空气截然不同,这里的空气湿润而清新,呼吸一口都是莫大的享受。

    可惜自己不可能在此久留,神都才是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有侍女端上饭菜,他吃过之后,信步出了小院,在湖边漫步。

    他所在的小岛是精舍,院子精致典雅,假山水流皆出自名家之手,不同凡响,不过比起禁宫大内,也就寻常。

    他在岛上溜达了一圈,慢慢往回走。

    他脚步忽然顿一下,目光在路旁一个假山上扫过,清晰看到假山上一块石头上的花纹。

    这花纹乍看上去是石头天然花纹,不显眼,他一眼看出,这是陆玉蓉独门标志。

    他顿觉讶然,这陆丫头真找上门来啦?倒是神通广大!

    想来逸国公府里有不少陆玉蓉的耳目,自己一到她就知道,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扫一眼花纹,他仔细想了想,读出花纹所蕴的消息,继续回到了小院,坐到院子里看书。

    待一个侍女端上茶,赵紫来漫不经心的问几句这边的环境,侍女小心翼翼的答了,他摆摆手,示意侍女不必伺候了,他想安静的呆着。

    他这一天过得很清静,萧铁鹰没再过来,让他安静的休息一天。

    华灯初上时,他跟侍女说了一声,不吃晚饭,然后上了船,出了国公府,沿着大街走到白云楼。

    白云楼是崇明城最大的酒楼,高有三层,气势巍峨,他觉得不输于神都的酒楼。

    打量几眼,他登上三楼,看到窗边一张桌旁坐着的人时,他心一沉。

    萧铁鹰与林全坐在窗口,静静看着他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