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42章 解体
    阳光明媚,照在身上暖融融的,蒋槐穿着一身月白色中衣,懒洋洋坐在一张太师椅上。

    太师椅放在小亭的台阶下,正照着太阳。

    小亭里能欣赏簌簌青竹,满眼繁花,他更喜欢晒太阳,阳光照在身上说不出的温暖舒服,整个人好像都融化了,彻底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睛,不时睁开一瞥在花圃里忙着的妻子。

    舒玉婷正撸起袖子,露出白藕似的玉臂,拿着长长的剪刀修剪花枝。

    花圃虽一直有人打点,却有失粗略,不够精细,仅是除去杂草,花形花枝却没修剪。

    看她认真专注,脸庞在阳光下映得晶莹温润,越发美丽清纯,蒋槐心中溢满了幸福与温馨。

    这个小院独成一片天地,无人惊扰。

    他以前常在大山深处寻一处地方放松,但心底深处总有一丝紧张,怕有仇人找上门,不敢失去警惕,不能彻底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如今到了国公府,住进这里,他终于体会到了彻底放松的滋味,悠然自得,无忧无虑,看着舒玉婷沉浸在鲜花中,他更觉得幸福温暖。

    正这般想着,外面忽然传来脚步声,然后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?”蒋槐沉声问。

    楚离的声音响起:“蒋兄,是我,楚离。”

    “楚兄弟。”蒋槐起身飘到门前,拉开院门,呵呵笑道:“稀客,快请进!……玉婷,楚兄弟来啦!”

    舒玉婷直起腰。捋起鬓边散乱的秀发,嫣然笑道:“楚公子。快请进!”

    楚离抱抱拳,笑道:“嫂夫人不必客气。我找蒋兄去喝酒,进府之后还没好好聊一聊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在这里好啦。”舒玉婷笑道:“我给你们炒两个菜。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:“不用麻烦,去外面更好。”

    他给蒋槐使了个眼色,蒋槐心领神会,知道有事,摆摆手道:“你忙你的吧,我们出去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,别喝太多酒。”舒玉婷叮嘱道:“别误了事。”

    初来乍到,要是因为喝酒误了事。对以后不利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蒋槐笑着摆手,进屋换一件衣衫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小院,来到一棵松树下时,蒋槐问:“楚兄弟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去看一下受伤的那两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蒋槐松口气,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,让楚离亲自登门。

    楚离伸手搭到他肩膀:“那咱们走!”

    蒋槐眼前一片模糊,什么也看不清,唯有扭曲的光影。心口升起强烈的呕吐之意,他挣扎一下,身体却僵住了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眼前豁的一亮,呕吐之意陡然剧烈。他深吸一口气压住翻腾的胸口,忙扭头四顾,竟到了国公府南门。两个狰狞石狮子他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他瞪大眼睛看向楚离,又看向静静站在一旁的白衣女子。虽白纱遮面,看不清脸容。但身形曼妙婀娜,气质如仙,他竟转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楚离轻咳一声:“蒋兄,这是三小姐。”

    蒋槐一触到萧琪清冷的目光,如一盆凉水当头浇下,由她白衣与曼妙身形及气质造成的绮念一下消散,忙抱拳:“见过三小姐!”

    萧琪轻颌首:“不必客气,蒋护卫,走吧。”

    蒋槐抱拳。

    他知趣的在前头带路,楚离陪着萧琪在后头。

    蒋槐施展轻功,脚下飘飘,迅捷无比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刚才情形,数次呼吸间,从他的小院来到国公府南门,速度之快惊世骇俗,他实在想象不出这是何等轻功!

    果然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向来以为自己轻功绝世,当世第一,如今才知道自己见识少!

    他身法极快,很快来到昨晚案发的小院。

    蒋槐来到院门口,解释道:“他们是一对夫妻,刚有了孩子,孩子已经送到府里照顾。”

    萧琪轻颌首。

    蒋槐推开院门进去,隐约还有一丝血腥气。

    蒋槐带着两人来到正厅的卧室,他们夫妻正坐在榻上练功。

    “小邓,邓夫人,三小姐过来探望你们。”蒋槐道。

    两人睁开眼睛看向萧琪。

    萧琪淡淡道:“你们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两人怔了一怔,对视一眼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萧琪深深看一眼青年男子,语气越发平淡:“栖梧派的?”

    两人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蒋槐讶然道:“不会吧?……难道是反出栖梧派的?”

    刺杀二人的是栖梧派的弟子,他们也是栖梧派,一想就知道。

    楚离忽然伸手搭上萧琪与蒋槐肩膀,蓦的一闪,三人突然消失在卧室,出现在客厅。

    “砰!”卧室里传来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蒋槐忙运功止住身体的晃动,瞪大眼睛看向卧室。

    楚离叹道:“果然厉害!”

    萧琪淡淡道:“防不胜防!……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三小姐?”蒋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萧琪道:“跟衙门报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叹道:“他们是刺杀三小姐的刺客,苦肉计呢,剩下的残局劳烦蒋兄你啦。”

    “苦肉计?”蒋槐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,抱拳离开。

    蒋槐半信半疑的踏进一片狼藉的卧室。

    墙面千疮百孔,好像被无数箭矢攒射而致,床榻散成一堆,除此之外只有一些残碎布片。

    蒋槐皱眉,这些碎布片是刚才那对夫妻的,衣服碎成这样子,他们呢?

    他仔细找了找,墙角处残留了几块碎碴,像是瓷片的碎碴,触手温热。

    他脸色猛的一变,“哇”的吐一口,仓皇的逃离卧室。

    他冲到院子里,贪婪的呼吸新鲜的空气,终于猜到了,这对夫妻施展了一种类似天魔解体的秘术,把自己化为最强横的力量炸开,尸骨无存!

    他不由的后怕,自己轻功再厉害,碰上这种解体秘术也逃不掉,尤其刚才身处狭窄的卧室,逃无可逃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楚离与萧琪飘飘而行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服了长生草,情形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变化。”萧琪道:“可能药效需要一段时间发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拜见一下二小姐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萧琪瞥他一眼:“你对二姐够关心的!”

    “长生草对封元指是无用的。”楚离摇头道:“无法延缓她的衰弱。”

    “二姐不见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能见一面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自己不是外人?”萧琪淡淡看他。

    楚离无奈的道:“真没办法?”

    萧琪道:“待我问问,她这阵心情不好,未必会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小姐!”楚离抱拳。

    萧琪淡淡瞥他一眼,转开去,不再说话,沉默着回到玉琪岛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