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35章 巡城
    雪凌只觉得自己的心不停的下沉,好像落进了深渊,慢慢沉到了渊底,眼前一片黑暗。¥f

    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,不知道自己在黑暗里呆了多久。

    大脑也凝固,时间与空间也跟着凝固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她莫名的醒过来,有一点星光在眼前闪烁,一闪一闪,宛如夜空的星星。

    她心神动,灵机也一动,靠近这片星光。

    随着靠近,点点星光化为一团光,光中隐约有门,她不由自主的凝神钻进了这道光门,随即轰隆一声巨响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周身七千八百窍一下洞开,与天地浑然融为一体,自己就是山,就是海,就是大地。

    催动艰涩的太阴诀变得流畅自如,源源不断的吸纳着天地清气,饱满雄浑的感觉充盈,恨不得仰天长啸,舒解自己心口的畅快。

    她睁开明眸,精芒闪动,慢慢又收敛:“多谢公子!”

    楚离已经收回手指,露出微笑:“悟性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雪凌顿时眉开眼笑:“公子,我可是到了先天?”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。

    雪凌叹息一声:“这就是先天境界啊……,果然不一样!”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的修为暴涨十倍,太阴诀的内力自行流转不息,好像河水一般不停歇,身体里蕴着庞大的力量,好像一拳就能打破苍穹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这几天多练练玄阴掌,巩固一下修为,无所不能的感觉只是错觉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雪凌忙答应。

    她飘飘然的感觉一下消失,沉下了心,看来这种无所不能的强大感觉是普通现象,并不是自己独有的。先天高手不是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楚离摆摆手,雪凌知趣的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她出了楚离静室,来到小院,开始修炼起玄阴掌。

    她一下就感觉到了不同,玄阴掌施展起来更加的流畅自然,原本有些不明白的地方。如今水到渠成的理解,掌法越发圆融自如,轻捷飘逸。

    随着施展,她周身很快冷下来,内力能借物而传,果然不同,玄阴掌的威力能够真正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玄阴掌威力有数层,第一层迟滞对手内力,缓慢身法。对手一旦接触到她的内力,会被冻住一般,下一层能直接冻住心脏,瞬间毙命,再下一层来则伤人无形,一丝精纯之极的极阴内力,破坏整个身体五脏六腑的平衡,阴阳失衡而致命。

    随后的几日。她除了去演武殿看看蒋夫人,就是在院里练功。把玄阴掌练得越发娴熟。

    楚离则一直在观看虎骨,凝练气势,提升白虎炼阳图的效果。

    随着虎势增强,他身体越发强横,力量与速度都在不停的增涨,暗自叹息白虎炼阳图的强大。

    白虎炼阳图果然是上古绝学。据说上古绝学能够与灵兽相斗而不落下风,最终把灵兽赶进了十万大山,自此之后,武学日渐衰落。

    楚离推测,灵兽进了十万大山可能是根本。

    没有灵兽压迫。激发不出人类生死存亡的潜力,更重要的是,武学皆脱胎于灵兽,可如今的人们不知灵兽模样,感受不到灵兽气势,画虎不成反成犬,所以武学威力大衰,天神境界越来越难。

    想要踏进天神境界,恐怕得进十万大山,但十万大山中灵兽横行,天神以下有死无生,想在十万大山活下来,需要天地钟于一身的运气。

    楚离自忖,他的运气还不错,否则不会转世投胎于这个世界,保有前世记忆,而且练成大圆镜智神通,但也不敢冒险进十万大山。

    只可惜前世的知识尚无用武之地,唯留下异于这个世界的思考方式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清晨时分,雪凌跟楚离吃过饭,看楚离又在小亭里研究那块骨头,知道一研究又是一上午,不搭理人的,于是自己出了小院,驾船到了演武殿,想找一些秘笈看看。

    踏上了先天境界,她眼界与感觉不同,再看秘笈就有不同感受。

    清风拂面,湖面澄静,她一袭月白罗衫飘拂,悠然驶于湖上。

    一刻钟过后,她停船靠岸,登上热闹喧嚣的练武场,清亮的眸子一扫,看到了人群中的蒋槐。

    蒋槐经历丰富,又有见人说人话、见鬼说鬼话的本事,不过几天的功夫,就完全融入了国公府护卫中,交了几个朋友,不时出去喝酒,勾肩搭背,过得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雪凌挺佩服蒋槐的圆滑,能放得下身段儿,他可是顶尖的高手,轻功一绝,换了自己,才懒得搭理那些家伙。

    公子也做不到蒋槐这般,他不喜欢说话,这一条就不那么讨人喜欢,很难跟人搭肩搭背闹成一团。

    雪凌一踏上练武场,一道道目光就聚过来。

    蒋槐大步流星来到她近前,笑道:“雪姑娘,怎么今天有功夫过来,楚兄弟那边呢?”

    “公子忙着呢。”雪凌摇头道:“蒋大哥你过得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“蒋槐神采飞扬,笑道:“找到几个臭味相投的,还不错,对了,雪姑娘你帮我参考一下,接个什么任务做。”

    他对国公府有些戒备与排斥,只为了夫人才不得不进来。

    进来这几天,才发现自己有些大惊小怪,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这些护卫们个个都不是庸手,过得无拘无束,爱来来爱去去,只要完成足够的任务数,不犯府规,随你怎么做,没人管,甚至去外面玩上一个月两个月都没问题,因为任务统计都是在年底,按年来算。

    他这几天一直在研究要接什么任务做。

    以前的买卖是不能做了,自己花钱如流水,也得有进项,每个任务的报酬极高,接上一个,就不愁吃喝,而且闲着也难受,静极思动。

    雪凌道:“你可以找个巡城的,既安全又能熟悉崇明城,更快的适应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“巡城?”蒋槐沉吟。

    巡城的任务倒有不少,而且接巡城任务的寥寥无几,很是冷清,大伙都不屑于接这种没什么刺激的任务,且报酬不高。

    雪凌斜睨他一眼:“蒋大哥是嫌巡城没意思?”

    蒋槐笑道:“大伙都不怎么待见这任务。”

    雪凌道:“那倒也是,做惯了刺激的任务,巡城任务确实没意思,十天下来,还不如外面一天赚得多。”

    蒋槐笑道:“巡城任务有什么特别之处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雪凌摇头道:“这些年来,很少有不开眼的在崇明城作奸犯科,巡城跟更夫差不多,所以报酬不高,……其实也是为了照顾护卫们,有些护卫心累了,不想再去外面经历风雨,想过安稳的日子,接下这个任务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府里真够体恤人心的。”蒋槐赞叹道。

    他渐渐觉得国公府大气宽和,行事让人心折,让人心甘情愿的报效,远非自己所想的那般霸道凌人。

    雪凌笑道:“蒋大哥你刚来,还是从容易的任务做起,慢慢熟悉,来日方长,没必要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好,听雪凌姑娘的。”蒋槐痛快的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