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33章 入府
    萧琪淡淡笑了笑。

    本来只需苏茹送过来即可,但她不放心,要亲自叮嘱一遍,免得楚离胆大包天去冒险,真有个三长两短。

    待她们离开,楚离回到小亭,慢慢打开黑匣子,煞气如潮水般汹涌而来,仿佛幻化为一头猛虎扑过来,令人心惊胆颤,情不自禁要转身逃走。

    楚离伸出手,慢慢靠近虎骨,隔着一尺远停下,森森寒气透体而入,经脉与肌肉仿佛被无数的寒针扎透,疼痛难当。

    他把手撤回来,盯着虎骨,感受着虎骨上的煞气。

    仅仅一块骨头就有如此威势与煞气,一头活的灵虎该如何威势滔天,他隐约能体会。

    白虎炼阳图就需要这种滔天威势,观想中的白虎越有威势,虚空传来的力量越强大,越精纯,白虎炼阳图的威力越强。

    雪凌得楚离吩咐,帮蒋槐一家子安顿,先让舒玉婷住在客舍,再带蒋槐在府内办理手续。

    她一袭白衫飘飘,气质如冰似雪,撑着船带着蒋槐踏上了演武殿。

    演武殿前的练武场上,护卫们三三两两凑成一团,切磋武功,或者独自修炼,练刀的练剑的,练掌的练拳的,五花八门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雪凌袅袅踏上岸,热闹的练武场慢慢安静下来,人们让开一条路,让雪凌从中间通过,不必绕行。

    雪凌玉脸沉肃,轻轻颌首,算是与众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蒋槐跟在她身边,被数百人盯着,这么多很不友好的眼光让他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待穿过人群,蒋槐暗松一口气,低声道:“雪凌姑娘。他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雪凌淡淡道:“我家公子号称青年第一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楚兄弟如此威风?”蒋槐讶然。

    雪凌傲然哼道:“公子的第一高手是打出来的,他们无不服膺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厉害。”蒋槐叹道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这些人当中有不少先天高手,国公府的实力果然惊人。

    雪凌袅袅而行,带着他到了演武殿,说明缘由。帮蒋槐领了腰牌。

    “这块只是最低等的侍卫腰牌,要转成护卫,需要闯九品楼。”雪凌道:“走吧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九品楼?”蒋槐问。

    雪凌道:“府内护卫只论武功,不讲其他,闯过几层九品楼,就是几品护卫,全看个人的本事,蒋公子不必藏拙。品级越高,俸禄越高,差一品就差了几倍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蒋槐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他初进国公府,想站稳脚根,当然要展示出自己的本事,他看到练武场那么多先天高手,有了压力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九品铜楼前,巍峨的青铜楼在阳光下散发着寒气与光芒。气势雄浑迫人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九品楼。”雪凌抬头仰望,每次过来仰望。都不由会升起卑渺之感:“蒋公子可以凭腰牌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雪凌姑娘稍等。”蒋槐大步流星的踏进九品楼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雪凌在九品楼前静静站着,明媚阳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,她身上却缭绕着散不去的清冷。

    她气质清冷,再加上修炼太阴诀,时刻给人清冷感。

    随着太阴诀的精深,她身上的寒气越来越盛。靠近了都有一种浸入冷泉的感觉,生不出亵渎之意。

    她性格也受太阴诀影响,越发清冷淡漠,对万事不萦于心,心神完全寄托在小院里。唯有在小院里才舒展心情,流露喜怒哀乐,到了外面,心就像被一层冰裹住,再难撼得动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很快过去,她忽然抬头,只见蒋槐缓缓步出了青铜大门,脸色苍白,步履艰难。

    雪凌从怀里掏出一瓶丹丸,倒出一粒递过去:“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“累的。”蒋槐苦笑。

    雪凌道:“这是培元丹,恢复内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蒋槐接过来痛快的服下,摇头苦笑:“果然厉害!”

    “蒋公子闯了几层?”

    “没闯过第五层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是闯过四层,六品,厉害!”蒋槐赞叹道:“一上来就能闯到六品,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“短时间内我闯不过五楼。”蒋槐服下培元丹,很快热气遍周身,精神不由一振,虚弱感一下被驱除。

    他暗自感叹,培元丹远胜自己服过的丹药,不愧是国公府!

    雪凌笑道:“六品已经足够厉害啦,每个月八百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楚兄弟可是四品。”蒋槐道。

    雪凌摇头道:“公子是侍卫,俸禄比护卫差远啦!”

    “四品侍卫,楚兄弟更厉害。”蒋槐道。

    雪凌道:“公子立的功多不胜数,蒋公子,咱们走吧,去你们住的小院。”

    他们先把住在客舍的舒玉婷接过来,雪凌撑船把蒋槐与舒玉婷送到一座小岛上。

    小岛碧绿堆满,柳树环绕,柳枝飘飘,生机勃勃之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三人下了船,踏着鲜花环绕的小径,来到一座精致的小院。

    雪凌推开院门:“蒋公子,蒋夫人,这就是你们的住处,二位先进去看看,不满意的话再换一间。”

    蒋槐笑道:“还能挑院子住?”

    雪凌道:“府里的院子多得很,随便挑也挑不完,二位也不必急,住一段时间觉得不满意,也可以换的。”

    “府内有这么多院子?”蒋槐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雪凌道:“府里建的院子本就多,再加上很多护卫不住府内,所以很宽裕。”

    “不住府里也行?”

    雪凌点点头:“护卫是很自由的,只要遵从府规,完成各自的任务就成,住在哪儿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府里就不怕……”蒋槐皱眉。

    这般做法,漏洞也太大了,国公府如同不设防一般,毫无森严之像。

    雪凌道:“蒋公子是担心府里的安全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蒋槐点头。

    雪凌道:“公子放心,咱们国公府与旁的府不同,是建在湖上,一座座小岛,每座小岛各有虚实,有人想攻进来,保准他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蒋槐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雪凌露出一丝微笑:“自国公府建府以来,有数起想攻国公府的,却无一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蒋槐道:“难道每座岛上都有高手坐镇?”

    雪凌道:“当然有高手坐镇,虚实变化莫测,只有三小姐清楚,是机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蒋槐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舒玉婷进了小院,打量四周。

    一片花圃,一片竹林,还有一座小亭,清幽宜人,布置得很雅致。

    屋内家具古色古香,风格朴实自然,一看即知是贵重木材,高手名匠所制,古朴中蕴着奢华。

    舒玉婷一看就喜欢上了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雪凌看他们满意,又帮他们找了一个侍女,负责他们的起居,蒋槐正式成为了国公府的护卫,可以去演武殿看看,结交一些朋友。

    雪凌回到小院的时候,已经是夕阳西下,残晖照红了院子,楚离正在小亭里盯着一个黑匣子看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