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30章 再劝
    虽隔着百米远,蒋槐仍放缓呼吸,唯恐惊动他们。

    他看不透这些人的修为,脚步无声无息,他即使躺在小院里也听不到他们的脚步。

    他们动作闲适,好像来玩的一般,丝毫没显出杀意。

    蒋槐却知道这帮家伙心狠手辣,一旦真把自己捉住,绝不会留自己性命,与他们周旋了两年,仁国公府手段之酷烈令人心寒。

    他们无声无息的来到蒋槐宅外,两人飘身站到墙头,朝卧室所在方向轻飘飘捣出一拳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”两道闷响。

    蒋槐看到自己卧室门窗炸开,这两拳凌空而击,都是天外天高手!

    他忙压低身子,对舒玉婷摇摇头,示意别出声别抬头,天外天高手的感觉太敏锐,甚至能感受到视线落身。

    月光朦胧,舒玉婷武功低微,只能看个大概,仁国公府看来下了狠心,这次来了两个天外天高手。

    先前追杀的时候只用了一个天外天高手,如今来了两个,这么下去,再追不着,很可能用三个甚至四个。

    两拳击出的同时,四张银色大网抛到空中,飘飘洒洒落下,把整个宅邸笼罩住。

    这四张网在月光下闪着寒光,看得蒋槐心下发寒。

    自己真要在里面,已经成了网中之鱼,这些网一看就知道是特制的,想斩断要花一会儿功夫。

    有这两个天外天高手,稍一耽搁,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自己倒是无所谓。但玉婷呢?落在他们手上,他不敢想象她的结局!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他扫一眼四周,没看到楚离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次要不是他提前报信。在劫难逃!

    “没人!”

    “逃了!”

    四个黑衣人飘身绕了一圈,看到宅邸里没人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又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“跑得比兔子还快!”

    “这次怎么走漏了风声?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滑不溜手,可能感觉不妙,提前走了!”

    “该死,该死!功亏一篑!”

    “不急,他能跑得了一时,跑不了一世!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他跑不远。赶紧发动人手去查,总能找到的!”

    他们的议论飘入蒋槐耳朵里,蒋槐没敢出声。

    要是没舒玉婷在一旁,他早就现身哈哈大笑,讽刺几句再飘然离开,气一气他们,但舒玉婷在,他带着舒玉婷影响身法,很难说不被两个天外天高手追上。

    “孟老齐老。张老赵老,都是咱们的错!”一个黑衣人低头道歉:“咱们一听到消息就赶过来,还是晚了,让四位前辈空跑一趟!”

    蒋槐听得一怔。竟出动了四个天外天高手!

    “哈哈,没关系,权当是出来透透气。”一个老者摆摆手笑道:“这边的景致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老孟。你还好意思说,咱们四个出马。还奈何不了一个小辈,说出去丢死人!”

    “老赵。现在的年轻人可不比从前,不能小瞧了,老钱就栽在一个年轻人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逸国公府的楚离吧,这小子,府里没少在他手上吃亏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下了必杀令,无论如何要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比飞天神猴还棘手,确实得赶紧杀,真成了气候,咱们国公府可没好日子过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逸国公府也能出这般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小辈,翻不起浪来!”

    “老张,你这想法可就错了,真要对上,还真得小心,别阴沟里翻了船,老钱不比咱们差吧?结果呢?唉……,据说老席都伤在他手上!”

    他们四个站在一旁说话,其余四个黑衣人则收网,把笼罩在宅邸上的银网都收回。

    待他们完成,四个老者也结束了闲聊,慢悠悠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蒋槐长舒一口气,忽然扭头,楚离正负手站在他们身后不远,静静看着八个黑衣人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蒋槐道:“他们说的就是楚兄你吧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楚离收回目光,摇头道:“跟仁国公府算是结下了死仇!”

    “你杀过天外天高手?”

    “侥幸。”

    蒋槐再怎么傲气,也知道自己绝杀不掉天外天高手,轻功再强也不行。

    偷袭对天外天高手是行不通的,他仗着绝顶轻功能逃得掉,却杀不了他们,天外天高手对危险有敏锐直觉。

    “蒋兄考虑得如何了?”楚离看一眼舒玉婷:“我想,今晚的一幕还会重演!”

    蒋槐脸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的一幕,他心里发寒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有两个选择,或者直接归入国公府,让嫂夫人进府居住,或者不归国公府,住到崇明城,国公府如果有事情,请蒋兄帮个忙即可。”

    蒋槐皱眉看他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崇明城里没人敢乱来,武林中人但凡敢在崇明城动手,国公府必追杀至死,至今尚无能逃脱的,仁国公府也不敢在崇明城动手,破坏规矩的后果难料,住在崇明城很安全,如果蒋兄实在受不得拘束,可以选后一种。”

    “后者有什么劣势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楚离笑道:“崇明城虽安全,但天下之大,总有不怕死的,每年都会有在崇明城闹事的,最终被国公府追杀而亡,住在国公府里面可谓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“一入侯门深似海,国公府内部的斗争一定很激烈吧?”蒋槐皱眉道:“我怕玉婷住进去会受欺负。”

    楚离呵呵笑起来,摇头不已:“看来蒋兄对咱们国公府一点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蒋槐认真的看他,事关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咱们逸国公府与旁的国公府不同,内斗最弱,府内大公子掌权,二小姐体弱多病不理事,三小姐只管府内之事,她也是没野心的,一心修炼,四公子专注于修炼,也不理事,兄妹感情深厚,并无内斗,我归于三小姐门下。”

    “三小姐?”蒋槐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三小姐萧琪,掌管府内刑罚,……况且国公府乃万顷巨湖,凭蒋兄你的修为,进府能成六品护卫,会有单独的院子住,没人打扰,远比你想象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不自由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六品护卫,每年有六次任务,除此之外,只要遵从府规,再无约束。”楚离笑道:“任务是可以挑选的,不会强制。”

    “那所有人都挑安全的,危险任务谁做?”蒋槐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安全的任务报酬低,危险的任务报酬高,十倍百倍的差距,……在国公府,安全的任务没人做,越危险越有人抢着做,自负武功高明、喜欢冒险刺激的、想激发自己潜力勇猛精进的、喜欢钱财丹药的,……蒋兄你该明白,不是没人想进国公府,而是国公府的门槛比名门大派更高,若非蒋兄你轻功一绝,是没机会进国公府的!”

    蒋槐反而犹豫了,竟然这般美妙?

    楚离正色道:“国公府的护卫有两种,一种是前面我说的,是无职护卫,另一种是有职护卫,有职护卫则听命于上司,没那么自由。”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