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6章 激将
    能找到蒋槐的踪迹委实幸运,这条线索绝不能放过,他恨不得肋插双翅飞过去,一千里的路,在他眼里并不远。

    “不用回去准备一下?”苏茹道:“拿些换洗的衣物吧。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顾不得这些了,时机难得,我马上走,估计一夜就能赶过去!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萧琪轻轻颌首:“小心这个蒋槐,他不仅轻功高绝,武功也很厉害,据说有一手高深的拳法,千万别以为他只有轻功好,忽视了拳法!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这是自然,告辞!”

    萧琪轻摆玉手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楚离你先等一下,我拿些东西给你。”苏茹忙道,飞快离开。

    她拿了一个包袱回来,递给楚离:“这里面有些吃的,你赶一夜路,得吃东西垫一垫。”

    楚离笑着接过,然后一闪消失。

    他尽情的施展咫尺天涯,周围灵气如怒涛汹涌,钻进他身体后直接化为内力,支撑着咫尺天涯的连续施展。

    天明时分,他抵达泯州。

    沿着国公府独特标志,他找到了一户人家。

    这是一户富贵人家,高门大院,宅邸四重,带后花园,富丽堂皇。

    他直接闪身进了前宅,出现在柴房前,这间柴房有国公府独门标志。

    他敲敲门,里面传来一声闷雷般声音:“谁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楚离。”

    柴房被拉开,里面是一个魁梧如铁塔般的壮汉,三十余岁,面目黧黑,双眼炯炯,精气神完足。

    他看上去略通武功,没达到先天境界。

    楚离递上一块白玉腰牌:“国公府四品侍卫楚离。”

    四品侍卫的腰牌白玉所制,温润莹透,是绝品好玉,彰显国公府的富贵,这一块美玉拿出去,卖上一万两银子绝无问题。

    “请进!”壮汉仔细看两眼玉牌,把自己的乌木腰牌递给楚离:“莫塔,你叫我老莫就好!”

    楚离扫一眼乌木腰牌,踏进柴房,没坐下就直接说道:“莫兄,客套话咱们就不说了,事情紧急,蒋槐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了。”莫塔摸摸头,尴尬的苦笑

    楚离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莫塔叹道:“我没亲眼见过蒋槐,我的一个线人在酒楼里见过蒋槐,但马上就跟丢了!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沉吟。

    莫塔道:“可能蒋槐已经不在泯州,这家伙很警惕,一旦发现有人跟踪,马上就逃,一下就不见影!”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,蒋槐确实这般行事风格,一见不妙就跑,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奉行不违。

    “我也找人打听过,没人再见过蒋槐,所以我怀疑他已经离开。”

    楚离叹道:“真是个难缠的家伙!”

    “滑不溜手的,我可是把全城的眼线都撒出去,还是没人见过他,应该是离开了。”莫塔歉然说道:“这都怪我,该交待清楚的,见着了装不知道,别去跟踪。”

    “不跟踪,他也不会久留。”楚离摆手:“不会在一处呆太久。”

    莫塔忙点头:“就是劳烦你跑一趟,实在对不住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未必没有收获,……还要有劳莫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。”莫塔忙道。

    他有些心虚,自己这事做得有些不地道,怕府里怪罪办事不利,稍一犹豫,结果府里的人就到了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能不能在城里最高处挂一条白布,上面写蒋槐是表子养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?”莫塔眼睛瞪大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他既然不露头,那就骂一骂他,看他到底在没在城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莫塔苦笑道:“这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失光明正大?“楚离笑了笑:“他偷了咱们的东西,骂他两句也不算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私底下骂两句当然没什么。”莫塔苦笑道:“可是这么挂在高处,有些过了吧?”

    “要逼出他。”楚离摊摊手道:“只能用此下策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轻功高绝,即使真现身,也没什么办法吧?”莫塔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他只要现身,剩下的就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楚兄弟轻功足够高明。”莫塔笑道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府里既然派他过来,一定是轻功过人之辈,否则也不必过来了,而且他这么快就到这边,确实轻功够厉害的。

    “拜托莫兄了。”楚离摆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蒋槐轻功绝顶,他很傲气,即使知道是陷阱,也会现身!”莫塔哼一声道:“肆无忌惮,一定会扯了这块白布!”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。

    蒋槐没什么大恶,就是喜欢抢东西,号称劫富济贫。

    这般行事,不知得罪了多少人,偏偏能活得逍遥自在,一是轻功绝顶,二是行事小心,未必会上当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他太过份,长生草可是救命之物,他抢了去相当于绝了小姐的命,无异于杀人之仇。

    “楚兄弟在我这边歇一歇吧,我马上派人去办。”莫塔道。

    楚离轻颌首,抱抱拳: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莫塔摆手:“这是份内之事,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他是雷厉风行的性子,抱抱拳转身出去了,把柴门带上。

    楚离坐榻上调息。

    施展咫尺天涯跑一夜,内力无穷无尽,对身体的负荷很大,好在金刚度厄神功到了第四层,才撑得住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莫塔回来,给楚离带了一些酒菜。

    两人喝着酒吃着菜闲聊。

    莫塔说了自己所为,买通了城里最大的酒楼,把招牌换成了骂蒋槐的白布,迎风招展,整个泯州城都看得到。

    莫塔呵呵笑道,只要蒋槐还在,除非他甘愿当一个缩头乌龟,否则不会不动手。

    身怀绝世轻功,傲气冲天,蒋槐能忍得下这口气吗?真要忍得下这口气,那我莫某人甘愿下风,心服口服!

    楚离听着莫塔的哈哈大笑,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“楚兄弟,咱们今晚守住酒楼,看他现不现身!”

    “不必,我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?”莫塔皱眉:“多个人多分力量。”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道:“人多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莫塔看楚离信心十足,倒想看看好戏,看这个府里派来的四品侍卫有什么惊人的轻功。

    他心底下对楚离既羡慕,还有一丝嫉妒。

    自己一身好武功,只能呆在泯州这等偏僻之地,跟楚离相比,一个天上一个地下!

    倒要看看楚离有什么本事,事情办砸了,府里也会知道,非是自己无能,是蒋槐太厉害!

    楚离对他的心思洞若观烛,却装不知道,人性如此,不能苛求,莫塔只要不使绊子就足矣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