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8章 施术
    楚离来到城里的大宅,众女都在,看到他,纷纷投来惊奇目光。±

    赵颖幽怨的瞪他。

    楚离冲众女笑笑,她们各有各的忙,都没闲着,有的绣花,有的修剪花枝,有的练功,有的在剪裁衣裳,还有的在读书,整个宅邸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赵颖一袭绿衫,脚步轻盈,迎上来:“师兄!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辛苦师妹啦,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回不出去了吧?”赵颖哼道。

    “能消停一阵。”楚离笑道:“栖梧派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颖俏脸顿时沉下来,哼一声:“别提他们!……登徒子,败类!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要我动手给他们点教训吗?”

    赵颖紧抿红唇,想了想,点点头:“教训他们一下也好,这些人太坏了,一帮人都是坏蛋,栖梧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    她想到那时的情形就愤怒。

    这些坏种要闲云酒馆所有女人都陪他们乐呵乐呵,不然,要天天过来捣乱,让闲云酒馆做不成生意,没钱吃饭,最后一定会求他们玩自己。

    听着这些污言秽语,她忍无可忍,直接打断了他们的腿。

    事后想想,自己还是太心软,对这些恶棍混蛋,应该直接废了他们,让他们不能再做恶!

    楚离道:“交给我啦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一切还顺利吧?”赵颖道:“你不该离府外出的!”

    她是知道大雷音寺与仁国公府都要杀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楚离笑着答应,冲正在剪花枝的陈茵招招手。

    陈茵一袭月白罗衫,修长的凤眼明亮动人,指指自己,楚离点头。

    陈茵放下剪子过来,好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师妹,你跟陈茵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带着二女进了静室。

    这间静室是他练功之用,布置简单之极,一榻一案,墙上挂了一幅“静”字,再无旁物。

    赵颖问:“师兄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楚离沉吟道:“我得了一套针术,可筑基,但有风险。”

    “要多久能筑基?”

    “一晚上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……什么针术啊?”

    “九转换脉术。”楚离笑道:“你应该没听过,是从郭慕林前辈得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郭供奉呀……”赵颖恍然。

    郭慕林在府内的地位超然,医术过人,专门负责二小姐的身体调理。

    楚离看向一直沉静不说话的陈茵:“陈茵,九转换脉术是能让你一夜之间筑基成功,但风险很大,可能送命,你得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陈茵毫不犹豫:“公子,我想试试!”

    楚离叹口气,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很了解诸女的想法,她们最痛恨自己的弱小,只要有一线机会变强,绝不会放过,即使赌上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坐床上。”楚离道:“先传你点东西,记得不能外传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茵脱下靴子盘膝坐榻上,腰臀挺直。

    楚离扭头看一眼赵颖。

    赵颖忙道:“知道,我会保持安静。”

    楚离满意的点头,从怀里拿出一个盒子,一共三层,摆着木针,银针与金针。

    赵颖好奇的瞪大眼睛,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楚离抬起右掌贴到陈茵百会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陈茵慢慢闭上眼睛,仿佛睡过去。

    赵颖疑惑的看看楚离,不明白他在干什么,发现陈茵的眼皮飞快的颤动,让她越发好奇。

    楚离很快松开手,沉声道:“保持观想,别分心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分别拈起木针,飞快扎进陈茵身体,跟着又是两针,一气呵成把一百零九针扎完,陈茵变成了刺猬一般。

    赵颖明眸瞪得更大,看陈茵平静似乎没感觉,她却看着都浑身发麻。

    屋内忽然飘起一阵风,徐徐清风不停的吹到脸颊。

    赵颖左右看,窗户没开,怎么会来风?

    凉丝丝的风掠过她,陈茵衣衫被针扎住固定,飘不起来,只掠起了她乌黑的秀发。

    赵颖看向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,示意别说话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缓缓流逝,风力渐增,徐徐清风变得有力。

    赵颖衣衫拂动,猎猎作响,如狂风刮过。

    从中午一直如此,到傍晚时,风力渐弱下来。

    夕阳照进窗户,把屋里映红。

    楚离忽然出手收回所有的针,陈茵慢慢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赵颖发现她明眸清亮,精气神完足,虽看不出有练武之相,却觉得没那么弱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陈茵紧攥玉手,感受着身体汹涌的力量,惊喜的看着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从此之后,你可以练功了,但别练武功心法,只练我传给你的白虎图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茵毫不犹豫的答应,又道:“公子,为什么不练心法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传你的这套白虎图极玄妙,随时可以练,其余心法未必有它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茵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自己起步晚,现在练功已经晚了许多,楚离肯定想到了这般情况,才传自己白虎图。

    她迟疑一下:“公子要一一都给大伙施针吗?”

    “谁想练,就给谁用针。”

    “大伙都想练功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一个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公子了。”陈茵道:“晚上就在这边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也好,”楚离点头:“让陈雪过来,你们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茵答应一声出去了。

    陈雪很快款款进来。

    楚离先灌顶给她白虎炼阳图,再施针,半夜时分完成。

    众女都回府,越发热闹。

    楚离索性不回国公府,留下休息,然后第二天早晨接着授众女白虎炼阳图,施展九转换脉术。

    他准备了十套针,仗着强横的精神力,一次给十人施针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眨眼过去,诸女都筑基成功,开始修炼白虎炼阳图。

    楚离还没想好传她们什么武功,能把白虎炼阳图的威力发挥出来,掌法不成,准备授她们爪法或者拳法,甚至准备让她们练飞刀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推开门进了小院,浓郁精纯的灵气入体,楚离舒服得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雪凌正在练功,看到他回来,打量了几眼:“公子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楚离摆手,坐回小亭。

    雪凌沏茶端上来,端量着他的脸:“怎么这般憔悴?”

    楚离这三天不停的施展灌顶与九转换脉术,即使精神强横,也有些消受不住,看上去像是两天没睡觉,眉宇间透着憔悴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你不会去了邀月楼吧?”雪凌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横她一眼。

    雪凌撇撇红唇,转开话题:“公子,听说府里出事了!”

    楚离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雪凌知道他在催促自己赶紧说,低声道:“好像是有人劫了咱们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谁这么大的胆子?”楚离皱眉:“仁国公府?……一定不是寻常之物吧?”

    “好像不是仁国公府。”雪凌道:“铁妖岭的人干的,什么东西就不知道了,肯定很贵重,听说大公子发了很大的火,已经派人去了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