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94章 结盟
    靖海城城守府后花园

    明月挂在天空正中,清辉遍洒,后花园宁静祥和。

    顾立同坐在八角小亭里,把着一盏酒,轻酌慢饮,一口一口浇去心头的惆怅与绝望。

    他独自一人呆在这里,冷冷清清,没有朋友,没有敌人,一天到晚呆在后花园不能出去。

    即使出去,靖海城也没什么可看的,比崇明城差了十万八千里,就像从城里到了乡下穷困村子,实在提不起逛街的兴致。

    最近风头紧,仁国公府的人乱蹿,他出去有危险,一直呆在城守府不死不活的活着。

    只摆弄这些花花草草,对他而言是大材小用,国公府那些奇花异草都能摆弄得服服贴贴,这些花草简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他幽幽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自己这一辈子算是交待了,恶了大公子,不可能再回国公府,能来城守府呆已经是三小姐的恩情,不想自己白白送命,当然,也不想自己成为对付国公府的棋子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自己是不可能再回国公府了!

    想到先前在国公府的日子,锦衣玉食,扬眉吐气,如今却只能夹着尾巴做人,实在觉得活着没什么趣味。

    “顾兄好兴致!”青影一闪,楚离出现在小亭,一袭青衫,腰悬长剑,坐到他对面。

    顾立同皱眉盯着他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顾兄别来无恙吧?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么好心?”顾立同冷笑道:“是想看看我跑没跑吧?”

    “你能跑哪儿去?”楚离失笑:“顾兄是聪明人,我一直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无事不登三宝殿!”顾立同哼道:“你现在是三小姐跟前的红人儿,忙得很,哪有闲功夫搭理我这个废人!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志气消沉,觉得人生无望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顾立同哼道。

    他是破罐子破摔,索性无所顾忌,冷冷道:“行啦,别虚头八脑的,有屁就放!”

    楚离没在意他的态度,笑道:“是有一点小事需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顾立同哼道:“我能拒绝得了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帮我种几种草。”

    “灵草吧?”顾立同皱眉看他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楚离从怀里掏出一张素笺,递给他:“我会跟城守打好招呼。”

    顾立同摊开素笺,低头看几眼,抬头道: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多数是普通药材,有几种灵草,能行吧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行!”顾立同傲然哼道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这儿可没灵土!”

    “这几种灵草没必要用灵土!”顾立同撇撇嘴,上下打量他:“种这些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,摊摊手。

    顾立同哼道:“要种多少?”

    “多多益善。”楚离道:“不过要保密,还要尽可能的快!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处?”顾立同哼道。

    “一千两。”楚离从怀里掏出十张银票递过去:“够吧?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顾立同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楚离再可恶,自己也不能跟银子过不去,再者说,他也知道自己这条命是被楚离救的。

    被他救了一命,他生不出感激,看着楚离还觉得可恶,却不会因此而断绝往来,以后还要靠着他,否则,自己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楚离打量四周:“没找个女人?”

    “没那心思!”顾立同把素笺小心的折好收起来,哼道:“在这儿干什么都无趣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过一阵,待风头过去,三小姐会想办法替你求情,大公子说不定会回心转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顾立同摇头。

    他了解大公子的性格,眼里揉不得沙子,自己已经落下污点,大公子绝不会再用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你是个天才,大公子说不定会惜才。”

    “府里的天才多了去,不差我一个。”顾立同哼道:“我现在什么也不想,只要能平平安安混日子就好。”

    楚离打量着他:“凭你的手艺,呆在城守府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顾立同傲然哼一声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仁国公府势大,小心!”

    顾立同哼道:“放心吧,我不会出府!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如果你做得好,我会想办法调你去别处,找个仁国公府碰不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?”顾立同斜睨他,不屑的道:“你想掌权,早得很!”

    他对府里的情况很了解,楚离再厉害,年纪与资历如两道锁,锁死了他成为权势人物的大门。

    他才入府两年,年纪既轻资历也浅。

    两年的感情怎么能跟十几年二十几年相比,太容易背叛,而且年轻人心性不定,一旦掌权,一个冲动,累及多人性命,不能不慎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不急,咱们都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会好好种这些的。”顾立同拍拍胸口放素笺的位置:“不会误了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楚离笑着点头,顾立同是个聪明人,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陈九灯吃过晚饭,回到自己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里点了三只牛烛,明亮如白昼,不伤眼睛。

    他虽是武林高手,却很喜欢读书,开拓视野,明晓人心,更利于自己往上攀爬,虽说自己如今贵为尚义堂堂主,却并不满足。

    坐在书案前,他国字脸,眉间一道深刻竖纹,眼神凌厉,偶尔一瞥凶光闪烁,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。

    他忽然霍的转身,身后站着一袭青衫的楚离。

    “阁下何方神圣?”陈九灯缓缓站起身,镇定的望着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陈九灯陈堂主是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陈某。”陈九灯点头:“阁下深夜前来,有何赐教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是惊云帮陈离。”

    陈九灯脸色不变,淡淡道:“惊云帮,敝帮与惊云帮没什么瓜葛吧?”

    “陈雪峰。”楚离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城府深沉,是个厉害人物,先天修为,不上不下,如果没有外力相助,想必一辈子也就这样了,但他不甘心如此。

    陈九灯笑了笑:“陈什么峰?……是哪位?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你是他的姐夫,不知道他是谁?”

    陈九灯摇摇头笑道:“阁下可能认错人了,我不认得什么陈雪峰,更不是他姐夫。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既然如此,那只能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陈九灯盯住他,想看透他所想,最终叹口气:“好吧,他是我小舅子,阁下究竟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做个交易如何?”楚离笑道:“惊云帮助你登上帮主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什么?”陈九灯哼道。

    “抽三成的税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陈九灯断然否定。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:“别急,你可以考虑一下,……一旦你成为帮主,咱们两派可以结成同盟,如此一来,皆可独霸一城,甚至更多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